-緩緩道出的語氣,不高不低,不溫不火……聽起來一點都不囂張啊!

卻偏偏壓不住那骨子裡的野!

更如一記耳光,狠狠抽在沐小暖的臉上。

她剛剛纔被車門砸了鼻子,這會兒生理性的眼淚控製不住的往下流……花了臉上的妝,瞧起來極是狼狽!

原本還想擺個譜,可又聽顧北風這毫不客氣的一番評價,真真是氣炸了肺!

怒吼一聲:“顧北風!你又有什麼可得意的?國內靠著江野,第一洲靠著衛皇,你腳踏兩隻船,你是不是想要什麼了,跟男人睡一覺什麼都有……啊!”

慘叫聲起。

沐小暖的話尚未說完,已經狠狠的跌了出去。

顧北風冇有動手。

動手的是黑龍。

黑龍甩著手腕,嗬嗬笑著,這笑意卻並不達眼底,懶洋洋說道:“嘴臭,就該呆在下水道!說你醜,又蠢……這還是抬舉了你。醫會有你這樣的接班人,怕是要完。”

他說的是實話,可有時候實話更傷人。

沐小暖臉色變了幾變,被打的臉上,已經瞬間腫起了老高,卻冇人同情她,也更冇有人幫她。

後麵車裡的人,依然穩穩坐著,並冇有現身……隻是那目光更沉了幾分。

長得娃娃臉的小姑娘,皺著眉頭看著外麵的情況,很生氣的跟身邊坐著的人說:“姐姐就是這樣被欺負的嗎?”

副駕駛上坐著的老者聽到小姑娘這樣說,頓時冷汗都下來了。

連忙道:“大人,您要出手嗎?”

塗寶寶這個怪力美少女不高興的撇了撇唇,其實她是想出手的。

但姐姐應該會自己解決的。

想了想,鬱悶道:“要不,還是算了吧。醫會的那個蠢貨,不是姐姐對手。”

老者:……

好吧,隻要你不出手就太好了,省得連累得花花草草也遭殃。

另一輛車裡,坐著風姿卓然的風揚。

黑眼睛黑頭髮,身高一米高,姿意又帥氣……殺手聯盟第一領導人。

他是聽說她受傷,去了醫院,專門去看她的,結果她自己寫了個結果,然後跑了……放了所有人鴿子。

他不放心,就在她酒店外麵等著,從夜裡等到天亮,又等到中午,終於見到她了,她卻是開車要出去,他順便也就跟上了。

可真是冇想到,還能看這樣一場好戲。

唇角揚起,邪魅入骨,霸道乍現。

側頭跟旁邊的司機說道:“鐵球,最近盟內是不是缺醫少藥的?”

鐵球眨了眨眼,瞬間明白大領導的意思,立時點頭道:“的確。尤其最近,我們跟醫會合作不痛快,醫會對我們是各方卡掐拿要,兄弟們都憋著火呢!”

“唔,那行。”風揚勾唇,瞬間笑起,下巴又一抬,看著前方的沐小暖說道,“這個就是醫會新任少主沐小暖,要不,這個機會讓給你?”

鐵球說是他的司機,其實就是兄弟。

過命的兄弟。

鐵球一聽,樂了:“怎麼搞?打暈,還是強了?或者賣了?”

“賣?這個比較難吧!我看這沐少主長得是有點醜……這能賣幾毛錢?”風揚認真考慮著說,鐵球差點笑死。

人家沐少主怎麼可能會長得醜!

你反正就是因為那祖宗在前,你眼裡就放不下彆人了。

嘖!

不過,你們說醜,那就是醜了,不醜也是醜,必須醜!

“行,這活我接了,一會兒就打暈,賣到海外區。”鐵球摩拳擦掌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