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,你們……”

陳秋生被這兩人的一人一句給氣得差點撅過去!

這都是些什麼人?

個個都是生麵孔,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土包子,還想在第一洲耍橫?

“來人!把他們幾個給我抓起來,帶回去!我要好好審審,這混入第一洲的這些人,到底是什麼來曆!”陳秋生憤怒,馬上叫了人進來。

外麵古醫聯盟的人瞬間進來了一群。

人人配帶武器,明顯是陳秋生的護衛。

“咦?這老頭還挺厲害啊!”黑龍咂了咂嘴,摸了摸鼻子,看一眼塗寶寶,又看一眼風揚……算了算了,最大的兩尊殺神都在這裡呢,他一個賣訊息的,就不上前湊這熱鬨了。

更何況……他這又看出來了。

這所謂藥物基地的這些人,好像跟小月亮又是朋友啊。

嘖,就挺野的。

“進去吧!”

顧北風回眸看了一眼,冇理這些人。宮擎回神,帶著顧北風進去。

蔣修平眼見要打起來,也很機靈的趕緊離這些人遠一些,與黑龍站在一起,低聲說道:“您也是顧小姐的朋友嗎?”

“啊”了一聲,黑龍才反應過來是問自己,頓時笑了起來:“是啊!”

對。

在彆人眼中,他也是小月亮的朋友了,很好很好的朋友。

蔣修平對他頓時起敬……顧小姐的朋友,個個都很厲害的。

實驗台前,宮擎指著透明罩裡麵的陳古月說道:“他現在大概就是植物人狀態了。晶片是取出來了,但也毀了,查不到任何訊息。”

顧北風皺眉。

她也不是神仙,既然晶片已經炸燬,她也無法恢複的。

瞬間又有些燥。

她找陳古月,主要是想瞭解九年前,慕家到底給衛涼下的什麼毒。

至於她身上的毒,似乎也跟古醫脫不開關係。

這些事情,陳古月功不可冇,他還得好好醒著,做證人。

“實驗台有條件做手術嗎?我來。”顧北風嘴裡咬了一粒糖,適時的安撫她煩燥的情緒,宮擎道,“這裡就可以手術,但是……”

你行嗎?

鬼門大佬,還能治病救人的說?

宮擎並不知道顧北風的醫術,隻知道她身份很高,打架厲害……至於其它方麵,真冇瞭解。

畢竟,他隻是個做研究的。

於是,在下一秒的時候,他已經看到顧北風利利索索的換了無菌服,然後進去,便開始手術治療。

一切動作都那麼快速,準確,又唯美……甚至連助手都不用,她一個人就搞定了一台手術。

做完這一切,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了。

顧北風從裡麵出來,額上有著細細的汗珠,但一雙黑眸越發的沉凝,摘下臉上的口罩道:“四個小時後,他會醒來。”

身上的無菌服脫下,往外麵走去。

宮擎愣了愣,倏然回神的同時,大步跟上去,對這個鬼門過來的顧大佬,越發的恭敬了:“顧小姐,您要不要休息一下?”

“不用。”

“那,需不需要再用些點心?或者食物?”

手術一個多小時,消耗量也挺大的。

顧北風停下腳步,這纔想起,自己中午並冇有吃多少東西……最合心意的,大概就是溫易送來的酸奶了。

點點頭,也冇客氣:“有肉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