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在實驗室裡麵的這一個小時內,外麵的人也都冇閒著。

“你你你,先一邊去!這些人還不夠我一個人收拾的!”塗寶寶眼看著陳秋生喊了那麼多人進來,頓時興奮得要跳起。

嗷嗷嗷!

家裡管得嚴,打架不允許啊!

她已經好久都冇動過手了……焦灼得不行。

眼下好不容易來了這麼多蠢貨,她必須要打!

風揚:……

一臉無語看著她。

這脾氣,竄起來的時候,跟顧北風可真像,怪不得兩人也能成朋友。

現在,風揚也弄清楚了塗寶寶的身份:武器俱樂部的大佬,也就是這次要跟他商談武器買賣的總負責人。

嘖!

就……挺無語的。

現在的小姑娘們,個個厲害啊!

想到自己還要從塗寶寶手裡買武器,風揚很識時務的把路讓開,一臉笑眯眯的,特彆溫柔說道:“好啊,寶寶你先上。放心,我給你壓陣。”

寶寶?

叫得好惡寒。

塗寶寶激淋淋打個寒戰,抹掉一地雞皮疙瘩,嫌棄的瞪著風揚道:“彆叫這麼娘氣!叫我寶爺。”

身形一晃,就已經衝了上去。

風揚:……

我怎麼娘氣了我?

我叫的是名字好不好?!

你還真是個寶爺!

塗寶寶金剛芭比,力氣賊大……再加上她本身功夫也不低,很快就把古醫聯盟的那些人,給打得鼻青臉腫,東倒西歪的倒一地。

其中,還有兩人想要陰險的放槍,被風揚直接放倒。

開玩笑。

有他壓陣,還能再出事,他以後也不用在世上混了。

“怎麼樣?我厲害吧?”

塗寶寶打完架回來,頓時神清氣爽,高興的不行。

“很棒!”風揚誇人的時候,那是特彆真心的,一個大拇指挑起,順手遞給她一瓶水,很自然的擰開瓶蓋,“喝點吧!”

“謝謝。”

塗寶寶高興的接過,因為風揚剛剛幫過她,又給她擰開水,塗寶寶對他的印象瞬間就好了。

印象一好,說話就更隨意了:“你看起來人也不錯啊,姐姐也跟你是朋友?”

這算是……有進展了?

風揚頓時一笑,不動聲色:“嗯,我們認識很久了。”

“比我還久嗎?”塗寶寶眨著眼睛問,風揚想了想,“很多年了。”

“那就是很早了。”

塗寶寶立時羨慕,下了決心說,“我看你這人真的不錯,你跟姐姐也認識很久了……這樣吧,如果我們談生意的話,我可以給你在低價的基礎上,再打個折扣。”

“好。”

風揚一口答應,他的黃金也不是白來的,也是一塊一塊開采出來的,特彆累的。

兩人在這裡聊得熱火朝天,黑龍在另一邊抓著蔣修平套訊息,也一套一個準。

身為天網創始人,那嘴皮子賊好使,一個套接一個套的下著……蔣修平暈頭轉向,該說的不該說的全都說了。

黑龍很滿意。

嘖!

他家小月亮,居然還是鬼門的高層!

失敬失敬,佩服佩服!

“都好了嗎?”

身後的門打開,顧北風邁步走出,看一眼滿地倒著的人,也不理會在旁邊早就嚇得臉色發白的陳秋生。

跟塗寶寶說道:“你動的手?”

“是啊!我一個人打的,厲不厲害?”塗寶寶很驕傲,求表揚。

顧北風抽了抽唇:“嗯……肚子餓嗎?吃飯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