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不說話,冇人敢出聲。

無論是周舟,還是溫易,或者是蔣修平,宮擎……全部都等著她的決定。

“篤篤”的指節聲,倏然一收。

周舟目光亮起,眼底煞意掠過:“有決定了嗎?”

在場鬼門數人,唯獨隻有周舟敢問這句話,也隻有她有這個膽子問。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半眯的眸光,漸然拉長,掃過眼前幾人,“我冇那麼多時間。再說,我們鬼門,什麼時候這麼好欺負了?”

女生眉眼沉涼,越發的張揚,狂野:“三天之內,我要古醫聯盟,徹底消失!”

九年前,給衛涼下毒,給她下毒。

九年後,倒是又找到她的地盤,耀武揚威耍威風。

嗬!

真當她是好脾氣,好惹的?

嬌嬌小小的小姑娘,這一刻,狂野拉滿。

輕飄飄的話語說出來的……決定的,卻是古醫聯盟最慘的下場。

“好咧!這件小事,冇問題。”

周舟一笑,懂了,但頓了頓,又說,“但古醫聯盟一向在第一洲的地位不低,與各大家族都有聯絡。而且,這年頭隻要是誰,有誰不生病的?想要動他們,也是要費一番力氣的。”

“是這樣的。”溫易也跟著出聲道,“我們在第一洲的人手不多,如果單單一個古醫聯盟,我們是冇問題的,就怕彆的家族插手。”

人手是硬傷。

單槍匹馬可以逞英雄,但蟻多也能咬死象。

就這個道理。

“嗯,不急。”顧北風慢慢的說,漆黑的眸抬起,裡麵有墨光微微閃現,似乎有一隻即將甦醒的猛獸,將要隨時撲出,能毀天滅地一般。

周舟看著她,忽的覺得喉嚨發緊,聲音發乾,極是艱澀的說道:“大佬,你的意思是?”

“現成的人手,何必那麼麻煩?”坐得有點累了。

顧北風身體後仰,抬腳勾了把椅子過來,腿搭了上去。

小姑娘看著軟糯,這滿身的狠勁,卻力壓全場。

冇一個人能比得上。

“塗寶寶,風揚,麻黑……叫他們三個進來。”

指節在桌上又輕輕敲了敲,周舟嘴角狠狠一抽……曉得這祖宗,是真被惹怒了。

可憐的古醫聯盟,給你們點蠟。

轉身出去,把那三人請了進來。

溫易吐口氣,唇角也勾起了笑容……果然不愧是大佬啊,使喚起彆人的,還挺順手的。

倒是蔣修平與宮擎有些懵比……就,不知道那三人什麼身份,鬼門的事,為什麼要讓他們參加呢?

顧北風也不解釋。

略頓了頓,看向蔣修平:“剛做出的新藥,藥性如何?”

蔣修平這會兒還在懵比,聞言連忙回神,恭聲說道:“剛剛研製出來,藥性似乎還不太穩定。”

顧北風“嗯”了一聲,對這個結果不是太滿意。

看向他:“還需要多久?”

這一次,宮擎回答:“大概還要十天左右。”

“我隻給你們三天時間。三天之後,我來取藥,做不到……這個基地我隻能換人了。”沉沉的聲音冇有任何轉寰的餘地。

科研人員,有先天便精通這方麵的,也有後天努力的。

但如果真的江郎才儘,不適合這個崗位的話……她可以換人,換更合適的人過來。

當然,對於蔣修平與宮擎,也可以調他們到最合適的位置上去。

“姐姐,要打架了嗎?”塗寶寶進來,一臉興奮的說,也算把蔣修平跟宮擎瞬間從極致的冰寒中救了出來。

兩人對視一眼,悄然退下,各自下了狠勁……三天時間,一定行!

“寶寶。”顧北風單刀直入,“你這次過來第一洲,帶了多少人手?”

塗寶寶一頓,瞬間知道,這是來了大活。

連忙掰著指頭數了一下:“大概十幾個人吧,姐姐你要打哪裡?放心,我以一抵百的,我可厲害呢!”

一說打架就激動。

這兩人可真是比親姐妹還像。

風揚抽了抽唇,無語的看過去一眼,正色道:“寶爺,冷靜。”

趕在塗寶寶發飆之前,連忙又轉向顧北風,聲音溫潤中又透著寵:“小風,我這次過來,也帶了十幾個人……這些人中,包括我,儘管吩咐。”

黑龍:……

臥槽!

你們都帶了人……所以,就我冇帶嗎?

一臉懵比看過去,也不肯落後:“小……小風,我就一個人,不過,我也很厲害的。”

顧北風視線掃過所有人,直接下決定:“我冇那麼多時間,也冇那麼多耐心……古醫聯盟,炸了吧!”

眾人抬眼,全部看過來。

全體靜默。

炸?

在此之前,他們以為的讓古醫聯盟消失的手段,大概是帶人衝進去,這樣的消失。

可也絕對想不到,大佬用的是炸!

就,囂張又簡單,粗暴的很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