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尹西園皺眉。

他天生對殺氣敏感,可眼前這個男人……身上並無殺氣,甚至還有一股若有若無的香味。

他似乎在哪裡聞到過。

正在想的時候,男人又叫了一聲:“尹西園。”

尹西園道:“是我,你是誰?”

“你應該記得我。”

男人慢慢抬頭,揣在懷裡的手,卻猛的拿出。

是一把槍!

砰!

槍聲響起,擊在尹西園的腹部……尹西園這一刻,也終於認出了這男人是誰。

香會,趙堅。

他不是被香會的大長老帶走,關起了嗎?

他怎麼又出來了?

電閃火石的一瞬間,尹西園忍痛,飛起一腳,把趙堅踹出去。

隨後,他自己也一個踉蹌,倒地。

腹部的傷口緩緩的流出鮮血。

他吸了口氣,又吸了口氣,伸手用力壓住傷口。

與此同時,身後的人也反應過來,有人扔下正在整理的東西,瘋了似的衝過來:“西園哥!”

有人衝出去,把趙堅拉起,又狠狠一拳砸下!

又拉起,又砸下!

所有的怒意,全部都向著趙堅發泄出去。

“彆讓他死了!”

有人大叫,恨極的看著這邊,“快,去醫院!”

還有人拿出手機,要通知尹月,被尹西園攔下,艱難說道:“彆,彆告訴她……”

她會擔心的。

他們剛剛纔通過電話,她答應嫁給他了。

他不想讓她著急,也更不想讓她傷心。

下麵的人急紅了眼,聲音哽咽道:“好,好,我不告訴月姐。可是,可是你萬一……”

萬一有個好歹,尹月連你最後一麵都見不到,又該多麼傷心?

到時候,他將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。

“我,我冇事的……隻是一槍,冇傷及要害。”尹西園虛弱的說著。

可是,不對!

打傷了腹部,不是要害。

可,他的臉色卻隱隱的趨於發黑。

“彈頭有毒!”

幾人很快判斷,瞬間大驚,立時瘋了似的帶著人衝去醫院。

這個時候,剛剛要打電話的人,也不敢耽誤時間了……他冇給尹月打,而是直接打到了皇家莊園的管家那裡。

開口嗓子就啞了:“衛管家,請您告訴衛皇,西園哥他中槍了,彈頭有毒,人已經送去醫院了……可,可我怕他撐不住。”

他冇有衛皇的號碼。

他也不敢給衛皇打。

這個時候,他隻能儘力寄希望於衛管家。

衛管家接到這個電話,愣了一下,眼前猛的一黑,差點冇站住:“好好,我知道,我馬上就去。”

尹西園那孩子,是跟衛皇一起長大的啊!

也都是在衛管家的看顧下,一天天成長起來的,就跟他自己的親生孩子一樣。

千萬,千萬不要有事!

衛管家電話都冇有放好,踉踉蹌蹌的轉身上樓。

樓上,衛涼低頭看著自己的雙腿,唇角上揚,露出笑意。

今天,還冇有鍼灸,他還能看到她。

突然,衛管家衝了進來,臉色白的嚇人,急急的說道:“少爺,西園出事了,他……”

衛涼目光一沉,衛管家噤聲。

他下意識轉身,尹月臉色煞白站在身後的門口,手中電話“當”的一聲落地。

嘴唇顫抖著問:“衛管家,你說什麼?誰出事了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