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老者笑著,脾氣看起來特彆的好。

招呼著陳秋生道:“來來來,先坐下喝杯茶……也出不了什麼塌天的大事。都這把年紀了,脾氣還這麼暴燥,這樣可不好。”

老者這樣一說,陳秋生也壓下了心頭火氣。

皺了皺眉,坐了下來,也不敢用老者動手,他自己給自己倒了杯茶,跟老者把在藥物基地那邊的事情說了一遍。

完了,又恨聲說道:“尤其是那個叫什麼顧北風的……就是衛涼小兒之前親自接機的那女子,看起來就是個臭丫頭。可我總覺得,她纔是整個基地的主心骨一樣。她一到,連蔣修平都給她跪舔!盟主,你覺得,她到底是什麼人?”

氣歸氣,怒歸怒,丟人歸丟人,陳秋生的腦子還是在線的。

一眼就看得出來,顧北風纔是關鍵人物。

“顧北風?之前倒是不顯山露水,也冇什麼訊息說明,她是什麼大人物。據說,也就是那邊山城的一個土包子而已,後來陰差陽錯被江野看上,這才入了大眾視線。怎的,這個女子,真有那麼厲害?”

老者一邊說著,一邊捏著茶盞,輕輕的嗅了一下茶香。

他的茶千金難買……這裡取了一個很貴氣的名字:流金茶。

流金茶,一克就百金。

喝這個,跟喝金子似的,也是第一洲獨有的茶。

哪怕就是衛涼那邊,每年也就隻有半斤左右。

倒是在老者這裡……被人給想方設法的孝敬多了,倒是存了兩斤。

“盟主說的是。我也覺得那個臭丫頭不對勁。按說,依她的身世,她不該是這樣的。可當時那情況,我看得出來,所有人都是以她為中心的。”陳秋生還是不滿。

老者這次倒來了興趣:“唔?照你這樣說,那對她的調查方麵,似乎有什麼遺漏了……或者,她自己就是什麼厲害的高手?”

“她要能是高手,我把腦袋割下來給她當球踢!一個臭丫頭,仗著江野的嬌寵,仗著衛涼的包庇,不過就是狐假虎威而已。憑她,算個什麼東西!”

罵得生氣了,陳秋生把這一杯流金茶一飲而儘。

老者目光閃了閃……嘖,牛飲牡丹,懂個屁!

這茶是越品越香纔是。

“行了,這些小事用不著這麼生氣。”老者放下茶盞,陳秋生主動給斟滿了茶,老者道,“慕家已經要被逼上絕路了,該論到我們出手了。”

“盟主,您的意思是?”

老者冷笑:“你以為慕益伯那老狐狸,真到了山窮水儘的時候,不會把我們抖出去嗎?九年前,你那本家陳古月給衛涼下的毒,你真以為衛涼查不到?”

“盟主是說,九年前的毒,衛涼已經查到了?”陳秋生立時心都涼了半截,說話都帶著哆嗦了。

人的名,樹的影。

衛涼彆看是個殘廢,可天生就是一隻狼崽子,狠起來……冇人是他對手。

“我就是這個意思,慕家要真的倒了,我們古醫聯盟也不用存在了。這些年,那邊的藥物基地能發展得這麼快,也有衛涼的暗中支援。要不然,一個小小的藥物基地,是不可能會在我們古醫聯盟的眼皮子底下成長起來的!”老者冷笑。

陳秋生似乎明白了什麼,試探道:“我們……要動手了?”

老者一口把茶飲儘,放下了茶盞:“是!”

與此同時,唯恐天下不亂,冇架打的塗寶寶等人,也高高興興的出發了。

一行人,數十輛車,浩浩蕩盪開向古醫聯盟街區位置。

不就是打個架麼?

擇日不如撞日。

“姐姐,不就是炸一個街麼?這事交給我就行。”塗寶寶激動的說,她是個暴力美少女,力大無窮,天生愛好打架惹事。

要不然,也不能成為武器大佬。

風揚不出聲,反正這丫頭怎麼著都好……他看上了!

顧北風冇說話,她手機響了。

是衛涼來電。

眉眼略略一頓,她接起手機:“有事?”

聲色中帶著困惑。

衛涼一般從不輕易打電話給她,尤其是他們剛剛通過電話,這突然電話來了,一定是出了事。

電話接起的瞬間,塗寶寶跟風揚,都驚疑的看了過來,誰都不出聲了……車內一下子安靜了。

“小北。”

衛涼的聲音依然還是那溫潤,但熟悉他的人,都聽出來了,他的話裡隱隱帶著一抹急切,“你在哪裡?方便過來一趟嗎?”

顧北風略略一頓,看向黑龍,黑龍把車子靠邊停下。

後麵跟著的數十輛車,也都跟著停了下來。

“出什麼事了?”

顧北風拿著手機下車,聲音平靜的問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