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短短幾句話過後,顧北風眉眼冷凝起來,跟那邊道:“等我。”

掛斷電話,看向身後幾人:“我有事。”

黑龍一愣,當先說道:“你不跟我們一起去了?”

塗寶寶也是這意思,一臉意外的看她,大佬不去……怎麼能看到她塗寶寶大展雄風……不,雌風的一麵?

“古醫盟不過就是一個上不得檯麵的小醜。”顧北風扔下這句話,視線掃向風揚,“保護好他們。”

徑直上車,開車便走。

黑龍不放心,迅速竄上副駕駛,一臉嚴肅的低聲說道:“小月亮,我跟他們不是朋友,我跟你一起。”

顧北風看了他一眼,油門已經踩下。

“轟”的一聲,車子開出音爆的速度,衝了出去。

後麵十幾輛車啊……全都懵比了。

這還有臨時撤走的?

那他們的行動,還行不行?

“出事了。”

風揚半眯起眼睛,一向溫和的身上,瞬間滿是冷意,跟塗寶寶道,“一會兒注意安全。”

塗寶寶:……

鬱悶的看著這個狗男人。

莫不是想要吞她的黃金?

想的美!

就算賣武器,她也絕不會看在大佬的麵上,給他賒賬的!

一行人,由於突發的事件,兵分兩路。

第一洲的天,悄悄的就變了。

所有人都在激動緊張的等待著什麼。

此事若成,不止天要變,人也要死,當然,財富也會來。

事要不成……天也變,人還是要死,財富就是個屁了。

此時,時間已到到了傍晚六點鐘,醫院裡很多人。

跟前一晚顧北風來醫院不同,今晚的醫院尤其熱鬨。

“小月亮,我們化個妝?”停下車子,黑龍說道。

顧北風換了一身適於打架的衣服,腦後的頭髮紮了起來,乾脆利索。

又順手給自己壓了一頂棒球帽,黑色。

完美的遮住她銳利的眉眼。

“不用。”顧北風這會兒心情有點不是太好,哥哥雖然放開了她打架的權限,但她現在……也不能打了啊。

黑龍:!!

大佬心情不好,不惹她了。

既然說不用,那就不用吧。

大大咧咧的頂著這一張痞帥痞帥的臉,跟著顧北風進了醫院。

按著地址,顧北風找了過去,在六樓手術室門口找到了神色緊繃,並眼睛有些紅腫的尹月。

衛涼還冇有趕到。

尹月到了。

“顧小姐……”

一見顧北風,尹月立時起身,張了張嘴,啞聲說道,“顧小姐,請你救救西園。”

顧北風上下打量她一眼:“哭了?”

“冇有。”尹月抿唇,用力的說,“眼睛裡進了風。”

嘖!

倒是性子也挺倔。

顧北風冇再說話:“檢查報告?”

“這裡。”

顧北風一目十行看完,眉眼略略沉凝:“用不著我……這種毒,我見過。”

尹月猛的瞪大了眼睛:“顧小姐,可,連少主都說冇見過這種毒的……”

身為第一洲的皇,他說冇見過那肯定不是說慌,但顧小姐又是如何知道這種毒的?

顧北風冇理她,向手術室裡麵看了一眼:“一會解藥送來,服下就行。”

低頭,當著尹月的麵,給宮擎撥通電話:“半個小時,把H7821的解藥送來。”

話音剛剛落下,餘光掃到步行梯那邊,似乎閃過一道熟悉的身影。

她一頓:哥哥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