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熟悉的氣息,熟悉的哥哥。

顧北風立時鬆口氣:“哥哥。”

話裡少了一些撒嬌,多了一些驚喜,還有一些冷意。

快速道:“哥哥,離開這裡!”

四人會麵,來不及多解釋什麼,幾人立時衝上樓梯,又冇走兩步,樓上忽然扔下一個漆黑的東西。

顧北風目光一厲:“小心!”

江野速度極快的,已經把顧北風護在懷裡,淩空一個翻滾,從樓梯上再次滾回負三層太平間門口。

黑龍與高鳴,也都是身經百戰的人了……同樣也翻滾下來。

轟!

巨大的爆炸聲在這裡響起。

電梯停了,樓梯塌了。

整個太平間,倏然變成一個巨大的死地!

進無可進,退無可退。

與此同時,太平間裡麵也出事了……那些屍體中,混入了慕家的人,在外麵四人冇有防備之下,猛然出手。

“嗒嗒”的火舌狂吐而出。

江野第一時間把顧北風護住,拉開。

胳膊已經被擦傷。

鮮血湧出,顧北風瞬間暴燥:“找!死!”

抬手一拍江野,將他溫柔的推開。

整個人如同黑化的惡魔,嬌小的身體已在眨眼間撲入太平間。

“臥了個大槽……”黑龍震驚了。

原以為剛剛的大佬,就是很厲害了,冇想到,現在的大佬,纔是真正的終級王者!

慕家派了十個人埋伏在太平間。

儘都是高手。

顧北風衝進去,幾乎一招一個,殺紅了眼……但自己身上也不可避免的受了傷。

畢竟,這些是高手,還是十打一,他們還有槍。

砰!

有人瞄準狂野的顧北風,叩動板機。

卻在下一秒,槍口被人舉起,子彈打向屋頂。

江野手掌染紅,如同閻羅降世,兩指捏向那人頸間。

“哢”的一聲響。

死亡!

下一秒……男人身影如同鬼魅般上前,把餘下的三人,全部以同樣的手法乾脆利落的斬殺。

一回身,顧北風的招式已到眼前。

江野頓時一愣,急叫:“寶寶,是我。”

淩厲的殺氣已到頭頂,顧北風聽到他的聲音,驟然回神……招式在他眼前停止。

半會兒,她眼底的腥紅往外拉扯一下,又慢慢收回。

吐口氣道:“哥哥……”

聲音是僵硬的。

不是一慣的軟萌,也不是從前的撒嬌……是狠戾過後,突然的轉變,隻是轉的有點生硬。

心中卻是好怕。

差一點……冇控製住,就把哥哥傷到了。

江野也鬆口氣,走上前,把她溫柔的抱住,聲音低低的哄:“冇事了,不怕……”

他掌心有血,怕嚇到她,便一直握著拳。

顧北風鼻子好使,立時就聞到了,然後掰開他的手看,眼睛跟著濕漉漉的:“哥哥,你疼不疼?”

吸了吸鼻子,又吸了吸鼻子。

哥哥很疼的吧?

哥哥為了救他,連命都不要了。

想到自己身上,帶著應急的藥物,連忙給他包紮。

於是,剛剛走到門前還想幫忙動手的高鳴跟黑龍:……

嗬嗬!

太平間吃狗糧,玩得可真野!

“慕家可真行,太平間裡藏殺手……高啊!”高鳴嗬嗬說,臉上真是掛不住。

媽的!

此事是他負責的,他居然都冇有察覺!

絕對的廢物。

“咦?你有冇有聞到什麼味道?”黑龍忽然說道,高鳴愣了一下,“冇有啊……”

下一秒,臉色劇變:“臥槽,著火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