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眼睜睜看著這祖宗,吩咐完畢就頭也不回的走了……高鳴頓時愕然。

愣愣轉頭看向自家主子:“頭兒,這,顧神是把您當成了柔弱不能自理的寶寶了嗎?”

居然,還貼心的讓頭兒留下。

這是忘了剛剛是誰徒手爬上的電梯井?

嘖嘖嘖!

就……顧神真是又野又狂,還真香!

江野:!!

他也不知道說什麼好。

低頭看看自己的確是受傷的手……他歎口氣,看向周舟:“周小姐,有勞了。”

周小姐:……

臉色抽搐!

不不不……一點都不想有勞,並且想打架!

所以,她馬不停蹄的趕來救人,還要被硬塞一嘴狗糧?

夜色漸深,所有的一切都顯得朦朧。

槍聲終於平息下來,第一洲的普通百姓,也在心驚肉跳中渡過了最難熬的時刻,這會兒也餓得不行了,趕緊悄悄去做飯。

一輛黑色的車子,悄無聲息開往兵會。

高鳴低聲道:“頭兒,顧神不讓你去,你這樣去了,顧神會不會生氣?”

很好,從顧小姐的稱呼,已經上升到“神”的地步了。

江野看了他一眼,收回視線:“第一洲亂戰,內部係統分離崩析,這是一個機會。叫我們的人,都機靈點。”

高鳴恍然,瞬間秒懂:“頭兒的意思,趁機多占地盤?”

嘖!

這跟趁火打劫有啥區彆。

不過,乾得漂亮!

這時候不打劫,什麼時候打劫?

“古醫盟與慕家的人……能用便用。”

剩下一句話冇說:不能用,就處理了吧,不留後患。

當然,這是第一洲,與國內不同,處事風格更加凶狠。

高鳴點頭:“我知道了。”

總之就一個意思:趁火打劫,占地盤!

“還有,鬼門那邊?”高鳴眨了眨眼,忽然又道,江野眯起眸光,唇角微微向上彎起,“鬼門的人一向乖巧。”

唔。

乖……乖巧?

頭兒你怕是對“乖巧”這倆字有什麼誤解吧?!

……

兵會,人人持槍,現場冷凝。

衛涼身坐輪椅,麵色一如概往的病態,氣場卻是絲毫不落。

他看著對麵與他相持的男人,淡淡笑了:“慕家經營多年,一向是慕大小姐出麵,倒是冇想到,二爺卻是藏得好深,戲演得不錯。”

慕餘拿著槍,坐著椅子,麵對衛涼,也笑得很愉悅。

“人生如戲,全靠演技。衛皇不也很厲害?扶持我們慕家多年,結果還是要動手的。”

“唔,這倒是本皇瞎了眼。”衛涼點頭,很大方的承認。

慕餘眯了眯眸,似也是冇料到堂堂衛皇,還真是能屈能伸。

“衛皇言重了……衛皇若是瞎了眼,其它人怕是要瞎一輩子了。”慕餘又笑起,直接說道,“衛皇,我們來說說正事吧!依你現在的人手,根本不是我的對手。衛皇是要自己放下槍,束手就擒,還是要我幫忙?”

“當然,我若是幫忙的話,可能不如衛皇的意,到時候,衛皇怕是就尷尬了。”

視線在輪椅上掠過,再看向衛涼那張臉,都這時候了,依然是神色不動……慕餘便嗤笑出聲:“真是好佩服衛皇的定力,都到這步田地了,我也不瞞衛皇。你想要的援救,怕是不會來了。尹月跟尹西園去往醫院,江野跟顧北風也被困在了醫院,這會兒大概已經被燒死了。至於其它人,也都由我兵會出麵,攔了下來……衛皇,識時務者為俊傑。”

衛涼聽到任何事都不驚。

可唯獨聽到顧北風出事,他瞳孔猛的縮起,繼爾緩緩出聲:“你敢動她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