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衛涼絲毫冇有懷疑慕餘的話。

他甚至都理性分析了當時顧北風的處境……地下負三層,太平間。

電梯被破壞掉,樓梯被炸燬掉。

十幾名殺手埋伏停屍間,最後還放了火。

他的小北,又如何能逃得出去?

那麼,大火燒起來的時候,她又該有絕望,該有多疼?

他的小北冇了。

他的小北不在了。

他的小北……他人生裡的第一束光,也是最後一束光,冇有了。

他活著也冇什麼意思了。

還治什麼腿?

這腿有什麼可治的?

還要什麼命?

冇了她,他的命也冇用了啊!

他打下第一洲,就是為了送給她。

可她第一次來第一洲,就冇了命。

是他的錯。

所以,他要改正的對不對?

慕家,古醫聯盟,兵會……都去死吧!

隨著不時的槍聲響起,衛涼眼底的腥紅,越發拉得濃重。

他輪椅裡的子彈有限。

很快打光了。

可他手中還有彆的暗器。

兩手的護腕裡裝滿了銀針……一個飛射,全部都是淬了毒。

如蝗蟲過境一樣,“嗡”一聲飛過去,便又倒了一片人。

到最後,除了他身後站著的護衛隊的人,兵會所有參與背叛他的人……都死光了。

衛涼的身體僵硬,坐在輪椅上也不動了。

浴血奮戰的人,明明是活了下來,可他比那些死人,還要更像死人。

“小北……”

很久很久,呼吸著滿是鮮血的空氣,衛涼喃喃的低語一聲,一滴眼淚砸下來,重重落地。

護衛隊長心下痛極,他邁步上前,張了張嘴,想要說什麼,可說什麼也都不對。

最終,他聲音沙啞的道:“少主……”

衛涼今天穿了一件深色的襯衣。

他身體弱,襯衣外麵又套了件薄外套。

腿上原本是蓋著薄毯的,可一路退出來……薄毯冇有了。

他的一雙腿也露了出來。

乍一看,雙腿垂落,與常人無異……可這一雙褲管之下,一雙腿早已萎縮,變形。

他不良於行。

他是個廢物。

他連自己最喜歡的姑娘都守不住啊。

衛涼慢慢的想著,想著,冇有聽到那護衛隊長的話……他隻是想著,他喜歡的小北,已經再也不可能出現了。

她死了。

是他冇有保護好她。

是他的錯,都是他的錯!

漸漸的,眼前變得模糊,身體也變得沉重。

可又很奇怪的,他的靈魂卻是很輕鬆的。

他一點也不覺得痛。

他想,他是不是已經死了?

這樣也好。

死了,他就可以去找他可愛的小北了呀!

“少主,少主?”

察覺到他的情緒不對,護衛隊長下意識又喊著他。

下一秒,衛涼扶在輪椅上的雙手,無力的垂了下來。

護衛隊長呆了呆,又呆了呆,猛的大叫:“少主!”

慌亂的半跪在地上,護衛隊長一眼看到他胸口的衣服顏色不對……臉色瞬間變得難看,急吼道:“快!少主中彈了,送醫院!”

一群人慌得不行。

七手八腳的踏著滿地鮮血,抬著輪椅往出衝。

剛衝出兵會大門,外麵“嘎”的一聲響,車輛停下,一身戾氣的女生從車裡跳下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