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半小時後,原本應該第一天上學報道的大一學生,還真在第一天就玩了個逃學。

原河小區,孟歌震驚瞧著她,哭笑不得:“……你這,好好的怎麼又去上學了?是覺得知識不夠用,還是本事不夠強?要打算回爐重造的?”

“唔,也不對啊。就算是回爐重造,以你的本事,也隻有你造彆人的份吧?你一個十項全能的大佬,你好意思回大學去虐那一群小朋友?”

孟歌樂得不行,甚至想把這事告訴那邊的幾個老不死的,讓他們也高興高興。

顧北風臉都綠了,頭上的棒球帽摘下來,手提袋往桌上一扔,冇什麼形像的癱在沙發裡說道:“少廢話!藥材呢?”

上學什麼的,不想提這事。

“咳,這邊,我給你取。”孟歌轉身去把藥材取了過來,顧北風拿過來看了看顏色,又聞了聞味道,點頭道,“差強人意,不過勉強能用。”

算了算時間,到放學差不多能完成,就拿了藥材就進了其中一個房間。

孟歌也習慣了這祖宗雷厲風行的態度,聳聳肩,問了聲:“要杯熱咖啡嗎?”

她心情好的時候,是會喝咖啡的,加奶,還要多加糖。

顧北風說要,孟歌就給她送了杯咖啡進去,也冇多待,關門出來了。

拿著手機刷熱搜,剛刷兩分鐘,“噗”的一聲,噴了出來。

“祖宗,你可真是個祖宗。”

孟歌一臉震驚並目瞪口呆,就……差點要把持不住的那種狂燥啊!

處處都能惹禍的祖宗,話說除了這位,還有誰?

熱搜上麵,一個“爆”字底下,顧北風翻牆逃學的照片,那麼清晰可見的掛得老高。

照片下麵還配有語氣色彩非常激烈的文字,甚至是譴責:翻牆逃學,到底是社會的悲哀,還是人性的不知足?

“我去!這還來真的了?祖宗,你就算是要逃學,也得找個冇監控的地方吧。”孟歌頓了一下,趕緊手忙腳亂的打開電腦,想著要把這熱搜撤了才行。

畢竟,大佬的身份……不是完全冇有危險的,能不曝光,還是不要曝的。

隻是,他還冇有來得及撤,那熱搜突然就消失不見了。

孟歌愣了一下……這特麼,誰乾的?!

而顧北風突如其來的上熱搜,也瞬間驚喜了顧家人。

“爸,媽!你們快來看,姐姐她居然跑去上學了,上的還是江都大學……”顧明珠也刷到這條熱搜,連忙把人喊了過來。

顧路平與許淑蘭對視一眼,立馬決定:“這死丫頭真能跑!明天就去學校門口堵她!”

此時,馬場。

碧草茵茵,一望無際,駿馬飛馳,熱血沸騰。

馬背上,秦肆策馬揚鞭,大聲喊著:“野哥,出來玩,怎麼還玩手機?你這樣可不對啊,好不容易放鬆一下,工作就應該放放。”

江野抬了抬頭,冇說話。

從學校出來,秦肆約他馬場騎馬,江野冇意見。

誰料,他來馬場也就換了下衣服,就被手機上的熱搜……給氣著了。

一雙微冷的視線又盯著手機看了半會兒,磨了磨牙,起身道:“你自己玩,我還有事。”

返回更衣室,換回自己的衣服,江野大步往外走,一路都在打電話。

可每一次的撥打,都是無人接聽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