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手忙腳亂的把夾著煙的左手往後背。

江野偉岸的身影便停在她的麵前,一雙眸子像是醫療室的掃描儀一樣……掃向了她身後。

雖然她確定是看不到什麼的,可哥哥的眼神,她招架不住。

於是,剛剛還拉紅了眼睛,滿身沉鬱之氣的小女生,在見到江野的一瞬間,就像是鬥敗了小母雞似的,耷拉著腦袋,站得筆直。

周舟:……

唇角抽了抽,又抽了抽!

嗬!

顧神,你倒是浪啊,你倒是狠啊,你倒是繼續走你的沉鬱路線啊……你倒是支棱起來啊!

怎麼見個男人就慫了?

冇出息!

“江少,我去看看衛皇,你們隨意。”周舟手插了兜,心情美美噠的走了,走了……

顧北風:……

好氣!

衛涼在醫療室,不在外麵,你走反了!

“寶,見到我,這麼不高興嗎?”江野對周舟的識時務,非常滿意。

打算回去,給她點獎勵。

至於這裡……這裡是兵會的醫療室門口,不會有人出來。

兵會正忙,亂七八糟的。

冇人知道,在這樓上的醫療室門口,江野瞬間又化身教導主任,把某個偷偷抽菸的小朋友抓了個正著。

小朋友哭唧唧,拚命的轉動腦筋想辦法。

江野右手受傷,乾脆就插了兜,眉眼帶著笑,聲音涼涼問:“顧神,給你一分鐘時間,狡辯,嗯?”

嗯嗯嗯,嗯個屁啊!

顧北風徹底慌了。

“啊”的一聲,手指頭突然發燙,她連忙把忘掉的那隻手抽出來,把手指間的香菸甩掉。

下一秒,燙著的手指被一隻大手握住。

江野皺眉,看一眼她白白的手指,那一點格外明顯的紅,眼底閃過沉騖:“學抽菸,嗯?”

又是一聲嗯,顧北風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她眼淚汪汪看他,可憐巴巴:“哥哥……”

“撒嬌冇用。”江野道,把她手指拿起來,放在唇邊吹了吹。

手邊冇有涼水,他頓了頓,低頭吻了下去。

顧北風:……

顧北風:!!

啊啊,哥哥好帥啊!

粉紅泡泡一瞬間飛過眼前,手指頭都不疼了,她開心極了。

“哥哥,我錯了,我下回再也不敢了。”

眼看這祖宗可憐兮兮認錯,一雙眼睛還賊激動,江野就知道……這是認錯有多快,犯錯就有多快。

嗬!

不讓她打架,她倒是堅持得很好。

不讓她喝酸奶,她偷著喝了。

現在,不讓她抽菸……唔,他還冇有說不讓,她就認了錯?

把她的手放下,立時又是那個說一不二的教導主任,話裡的音色帶著沉涼:“出來也夠久了,回去吧。”

顧北風瞪大眼睛:“哥哥,還有鍼灸冇做完。”

衛涼的腿還需要幾次鍼灸……不過,幾次來著?

她突然就記性不好了,忘了。

“周舟也會。”

“唔,她,她不行。”顧北風不想走,使勁想理由:“衛涼他不讓彆人……”

“那他就去死吧!”江野毫不留情的說,顧北風震驚了,哥哥什麼時候成了一個這樣殘酷的人?

不……不應該吧?!

“江先生這麼凶,平時就這麼護小北的?”

清冷的聲音忽然響起,一回頭,醫生推著剛剛醒來的衛涼從醫療室出來。

剛剛醒來的男人,臉色比往常更白,就比死人多一口氣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