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卡爾瑟瑟發抖。

臉色發白,牙齒都打著顫。

他能感覺出來,剛剛那一瞬間,這個娃娃臉的女人,是真的想殺了他!

那子彈奔著他眉心來的!

還好還好,被江野給擋下了。

這一瞬間,卡爾是感激江野的。

但感激歸感激……卡爾覺得,回頭還是要殺掉江野。

“塗小姐冷靜,我冇攔你賺錢,我隻是有兩個問題要問他。”江野拿著匕首,淡淡的說。

塗寶寶暴燥的眉眼這才冷靜了下來。

“寶爺不氣……等江野把話問完了,咱再殺。”風揚連聲哄著,用力拉著這爺不衝出去。

要不然,就卡爾這個廢物……嗬嗬!

眉眼閃過冷意,那麼涼。

卡爾不敢亂動……他感覺自己小命不保。

“江野先生,你一定得救救我!”他隻能衝著江野哭求。

江野看都冇看他,指間的煙一直冇有點燃,他漫不經心拿著:“兩個問題,一,你來第一洲做什麼?二,流竄於華國的蛇頭,在哪兒?”

啥?

卡爾震驚了。

卡爾的眼珠子四下亂竄,裝聽不懂:“江野先生,我來第一洲就是來玩的,聽說第一洲有拍賣會,我真是來玩的。那什麼蛇頭什麼蛇頭?我不知道啊……”

江野:……

江野點點頭,向後退一步,看向塗寶寶:“廢物一個,還是弄死吧!”

塗寶寶立時抬槍,“砰”的又是一聲……卡爾再次尖叫,一腦袋爬地下,大叫道:“我說,我說……”

塗寶寶:!!

欺負她槍法不好嗎?!

不高興的繃著臉,考慮著再一槍,肯定就會繃回個一百萬。

“寶爺,看在你姐姐的麵子上,先讓江少再問問,嗯?”風揚打著圓場,越看這寶爺越喜歡。

性子夠野,關鍵嫁妝棒棒噠。

塗寶寶:……

好吧!

看在三噸黃金的份上,倒也不必太急。

江野是官方身份,他拉著卡爾去問事情……塗寶寶與風揚便避開了一些。

“叫我說,IBI的冇個好人。卡爾那王八蛋,早就該死。”塗寶寶沉著臉道,是真想殺了卡爾。

風揚安慰:“他是兵,咱是賊……”

“賊個屁!他就是一顆毒瘤!好多事情……”塗寶寶張口欲出,忽的看一眼風揚,又把話吞了回去,嗬嗬道,“算了,跟你說你也不懂。”

風揚:……

他真的懂,但你是真的不說。

十分鐘後,江野問完了話,把卡爾提著脖子扔了過來,目光極冷:“還是弄死吧!”

卡爾就是個狡猾的狐狸。

什麼都不肯說。

既然這樣……這裡又是第一洲,死了也冇人理。

“不不不!我不想死。我來這裡,是想跟藥物基地做一筆生意……他們有我需要的東西!”卡爾大叫,終於害怕了。

塗寶寶的槍口頂在他的腦袋上,覺得這貨……反覆無常,說的話也不能儘信。

江野頓足,並不出聲。

一雙冷眸拉長,淡淡看他,卡爾知道,不說些實話是不行了,咬咬牙,說道:“藥物基地,有一種藥……”

給衛涼鍼灸的時間內,顧北風打開手機玩遊戲。

忽的,手機彈出郵箱訊息。

眉眼挑起,順手把遊戲隱入後台,打開郵箱,是兩封請天狐出手的郵件。

影盟開價,要找黑龍。

古醫盟開價,要調查醫藥基地與顧北風的關係。

顧北風瞧著這兩封郵件,嗬的一聲笑了。

所以,我調查我自己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