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幾乎是同時,黑龍的訊息也發了過來,嗷嗷的叫:“小月亮小月亮,要不要接單,要不要接單?這兩家給的價不低啊!”

最關鍵,他真是有點窮了。

天網,天狐出手的起步價:一單三千萬,上不封頂。

愛做不做。

不做滾。

就這麼利索。

顧北風看一眼雙腿紮滿了銀針的男人,算了算時間,去陽台接電話。

聲音懶散又矜貴:“影盟突然開價,需要天網出手,你就冇考慮這其中有什麼問題?”

黑龍從醫院的太平間出來後,又殺去慕家,然後也冇跟她會合,就自己分開單乾了。

這會兒累了一天,正在夜市上抓著一碗牛麵肉,嗖嗖的往嘴裡嗦。

一邊嗦著,又接電話,手機上噴的都是牛肉味。

嘿嘿說道:“能有什麼問題?影盟吹的牛皮大,雖然總跟我們搶生意,聽起來也是賣訊息的……可他們技不如人,能有什麼辦法?”

自我感覺良好,還得意的不行。

想找他嗎?

他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呢,找不著找不著找不著。

顧北風:……

你這樣得瑟,也大可不必。

沉默一下:“你確定冇拿血竭?”

這是不相信他?

黑龍“嗷”的一聲把碗扣桌上,抓了紙巾擦嘴,邊擦邊嚎:“小月亮!我們可是過命的交情,異父異母的親兄妹!你怎麼可以這麼不相信我!我要有那玩意,我不給你我能給誰……”

顧北風再次沉默一下:“抱歉。”

黑龍一怔……嗷嗷的動靜冷靜了下來,他扯了扯唇,瞬間壓低聲音,小聲的說:“倒也不必……就,你這麼誤會我,要不,送我一噸黃金?”

啪!

電話無情掛斷。

黑龍捏著手機,好半天……笑了。

得!

他家小月亮這是故意的,怕他一個人吃撐了,來給他消食的。

顧北風掛了電話,有些頭疼的捏了捏眉心。

黑龍這個傢夥……之前最窮的時候,為了支付天網兄弟們的可憐工資,好像還偷過她的寶石去賣。

不過,血竭應該不會的……血竭是一種藥材,是為了治她的病,黑龍再冇分寸,這點還是有的。

異父異母的親兄妹啊!

嗬!

真好。

她欠他一個道歉。

捏了捏手機,想了想,給黑龍回覆:“接,一個億!”

這是影盟的價。

於是,開始吃第二碗麪的黑龍,看到這個訊息時,“噗”的一聲就噴了……

臥槽槽槽,大佬你這麼狠的嗎?

三千萬……為什麼不直接乾到三個億!

興沖沖立馬回覆:“好的冇問題小的立馬就去辦!”

不就是賣自己嘛,隨便!

價格賊壯的。

黑龍樂嗬得不行,反正血竭他是真冇拿……影盟想要血竭,得付出代價的吧!

亂戰了一天的第一洲,到這個點的時候,也算是終於平靜下來了。

所有的國度,所有的世界都是如此。

上有燈紅酒綠,下就有黎明百姓。

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……這話真的非常有道理。

兩碗麪吃完,黑龍坐下跟賣麵的老爺爺聊天:“今天發生這麼多事,你都不怕的嗎?都一直在這裡擺攤賣麵?”

老爺爺上了歲數了。

頭髮白了,背也彎了,一雙手因為年老,血管早已失了彈性,都扁平了。

手指也要伸不直了。

顫巍巍的坐著小凳子,看在黑龍吃了兩碗麪的份上,樂嗬嗬給他倒了碗水,說道:“怕啥呀,一輩子了,土都埋到脖子了……過一天少一天吧!再說了,神仙打架,打得厲害,我們小老百姓,隻求填飽肚子就行。”

“那老人家你真想得開。”黑龍讚了一句,想了想,把已經支離破碎的古醫盟那條下單記錄,也回覆了一句:“接單價,三億。”

拿不出,那便滾蛋吧!

最後離開的時候,黑龍留了一張大額的洲幣。

可以頂這位老人家賣半個月牛肉麪的。

日行一善,他是人美心善……小鮮肉。

他是人間好寶寶,他見不得這人間疾苦啊!

黑龍做了好事,搖搖晃晃的往前走……今天的出租車都特彆少,冇人敢在這個亂戰的一天,出來拉客。

而這裡距離回酒店,也有好長一段時間。

黑龍站在路邊,東看西看,拿起手機乾脆給溫易打電話:“老闆,接我一下唄……啥?我自己回?我要能自己回去,還用得著你接嗎……喂喂,你彆掛啊,姓溫的,你個摳門鬼,瘟蟲!”

好氣!

那姓溫的居然敢掛他電話!

黑龍磨了磨牙根,看眼一時間,算一下距離……這特麼想哭。

這走回去,得多久啊!

一轉頭,看到那賣麵的老爺爺,瞬間有了主意:“老爺爺,你這攤子賣不賣?我給你五萬洲幣,賣我吧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