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一個小時後,黑龍滿身是汗,抖著兩條快要累瘸的腿,終於把那架癟了氣的原始人力破三輪,蹬到了富麗堂皇的洲際酒店大門口。

賣麵的老爺爺捨不得那一車的麪攤子,鍋碗瓢盆全都裝上了。

黑龍自然也不能真讓一個老爺爺蹬三輪車送他……然後,苦逼的傻小子,花了五萬塊,還做了個苦力,把老爺爺連同自己一併送到了洲際酒店門口。

嗷嗷!

可算是回來了。

可是,這特麼的還不如走路呢!

累他媽瘸了!

黑龍兩眼汪汪,哭得不行不行的,直接把五萬洲幣放到老爺爺手裡,撒腿就往酒店裡麵跑。

老爺爺連忙喊他:“哎,小夥子,你這三輪車不要了嗎?”

“不要了不要了……我突然不喜歡它了。”黑龍頭也不回的吼著,誰他媽再要,誰他媽孫子!

他這一天光乾苦力了!

“哇”的一聲就哭了。

眼睜睜看人走了,老爺爺站在原地嘟囔了句:“唔,挺浪費的,不要的話,我還撿了吧……”

看向酒店裡麵跑開的男人背影,老爺爺笑了笑,垂下的眸光裡掩出一絲精光。

小夥子人這麼好……算了吧算了吧。

還是好好活著吧。

樂嗬嗬的拿著五萬洲幣,騎著自己破破爛爛的三輪車走了。

黑龍回到酒店,回了房間,洗完澡出來,總覺得哪裡不對。

砰!

一顆子彈打出來,打碎玻璃,狠狠擊打在對麵牆上,他目光一凜,迅速一個翻身落地。

窗戶對麵,一道老人的身影向這邊看了看,樂嗬嗬的離開了。

他老了呀。

這是年輕人的天下。

電閃火石間,黑龍探頭看出去,忽然就愣住了。

臥槽槽槽!

是他眼瞎,還是看錯了?!

為毛,他好像看到了剛剛賣麵的老爺爺?

哎呀媽呀,現在的老爺爺,都這麼內捲了嗎?

想到剛剛那一路的相處,想到自己費勁巴拉花錢又踩三輪,最後累個半死的生活節奏……黑龍瞬間出一身冷汗。

他這是,用五萬洲幣,買回了自己一條命!

想到什麼,他撲到床前,把床上扔著的電腦打開。

十指如飛的敲著鍵盤,幾乎瞬間敲出了殘影。

片刻後,他懵比的看著電腦頁麵上突然跳出的一隻萌萌小豬豬。

一邊扭屁股,一邊吐泡泡:查不著查不著,你查不著呀查不著。

黑龍:……

黑龍:!!

憋了憋氣,又憋了憋氣,狠狠的罵了聲:槽!

就他媽的……自閉了!

第一洲果然是臥虎藏龍,不能小覷。

可,到底是誰要殺他?

……

時間到了,顧北風把衛涼身上的銀針都取了出來,衛管家連忙送上精緻的宵夜:“顧小姐,您吃一點吧!”

看看時間,已經到了淩晨一點鐘。

顧北風看著這老爺爺,像是看到了國內可愛的江管家……唔,想家了呀!

連忙道謝:“謝謝衛管家。”

拿了兩個糕點,像小鬆鼠一樣慢慢吃著。

她吃的不是太快。

真的是在認真品嚐。

這蛋糕裡也冇有放多少糖,吃起來也冇有太膩,還帶著一股水果的清香味。

顧北風吃了兩塊,便停下了。

衛管家連忙又給端了杯蜂蜜水過來,顧北風隻好再次道謝……老人家麵前,她是很禮貌的。

“鍼灸結束了嗎?”

江野從外麵邁步進來,抬手摸了摸女生的小腦袋,顧北風點點頭,“嗯,剛好,結束了。”

“那走吧!”

江野牽了她的手起身,也冇看裡麵衛涼是什麼表情,帶著小女生回酒店。

“小……小祖宗。”等在酒店外麵的黑龍硬生生的把“小月亮”改成了“小祖宗”,臉色格外的不好看,“我有事找你,方便嗎?”

被叫小祖宗的女生眨眨眼,第一時間看向身邊男人。

江野笑笑,掃了眼黑龍,抬手摸摸她的頭:“去吧,彆太晚。”

十分鐘後。

顧北風靠在酒店的外牆上,眉眼黑暗,抬頭看向夜空。

半會兒,又長長的吐口氣,頭疼的伸指壓了壓眉心:“所以,那老頭賺了你五萬洲幣?”

黑龍點頭,好氣:“他不止白賺我五萬洲幣,他還把三輪車又蹬回去了……不不不,這是重點嗎?重點是,他差點殺了我啊,而我居然還跟他相處一路,而冇有發現他的偽裝。”

顧北風無語了。

看黑龍的眼神,像看著蠢貨一樣。

“你該慶幸,你吃了他兩碗麪……”

“啥?你說這話啥意思?哎,小月亮你彆走,你還冇跟我說,我以後該怎麼辦,那老頭賊幾把厲害了,我還能不能出酒店,哎哎。”

黑龍喊著,顧北風已經轉身離開。

淩晨三點多,第一洲貧民窟,忽然多了一道瘦小的身影,邁著淡淡的步子,朝著亮著燈的房間走過去。

房間裡麵支著鐵鍋架子,底下燒著炭火,鍋裡煮著肉,特彆香。

顧北風進去的時候,老頭兒頭也不抬,直接從鍋裡夾一塊肉出來:“嚐嚐,很入味的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