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被拉住了,走不動了。

沉著臉瞪他:“誰要殺哥哥?”

老頭聽著這“哥哥”倆字,就,好氣啊!

可看閨女真的生氣了,也不敢發作……可又忍不住小聲嘀咕:“親爸冇給你生外姓哥哥啊,你彆瞎叫……”

哼!

他養了十幾年的閨女,轉眼就要跟臭小子跑了,他說說都不行了嗎?

小閨女是他十幾年前撿的,撿的那會兒,小閨女還瘦巴巴的,滿身是傷,又賊凶,打架完全就是潑婦的那種打法。

他看著有趣,順手把她撿了回去,洗洗涮涮的養這麼大。

教她本事,教她殺人……他容易麼?

好不容易花一樣的小姑娘了,結果搞了個什麼哥哥出來,還要把小姑娘給拐跑。

老頭眼底閃過銳利,特彆不高興。

“你彆打他主意。”

生怕這老頭胡來,顧北風馬上又沉著臉說道,“你不許動他!我看上他了,他以後也是要叫你親爸的,你要是敢動他一根毫毛,彆怪我翻臉!”

老頭:……

老頭更鬱悶了!

早知道這臭丫頭這麼女生向外,當初就不該撿她!

還有那個跟她一起撿來的臭小子!

對對對,就那誰……現在叫風揚是吧?!

小時候跟這臭丫頭在一起,兩人抱團打架,合起夥來一起打彆人的,長大後,給自己取名叫風揚。

老頭這樣一想,就更氣了:“你師哥呢?”

一輩子就教出這麼倆徒弟……個個不省心。

“老頭要找我嗎?”

外麵懶洋洋一道聲音響起,風揚插兜進來,一邊聞著這屋裡香香的肉香味,一邊掃過屋裡的擺設。

眼底瞬間閃過嫌棄:“親爸你行不行?窮的話,跟我說一聲,我給你一錢黃金,也不至於落魄成這樣……咋的賣麵已經滿足不了你了,現在又想拐小風妹妹了?”

一把將顧北風護在身後。

顧北風磨了磨牙,瞅著這一對好師徒……嗬嗬!

老頭氣急敗壞,一勺掄向這小混球,罵道:“一錢黃金能作個屁!你個摳門的傢夥!那誰,日行一善的小夥子還給我五萬洲幣呢!”

風揚飛快的閃過那肉勺子,不遺餘力使勁打擊:“他蠢啊,就是個棒槌,像你這樣的老頭,一看就是老不修的,他瞎……”

“你罵誰棒槌呢,你罵誰老不修呢……臭小子看我不打死你!”老頭急了,掄著飯勺,瞬間就跟風揚打了起來。

風揚的功夫,都是老頭教的,兩人打得你來我往,幾乎難分難解。

有幾次,中間還隔著顧北風,兩人就在她頭頂打得呼呼生風。

顧北風:……

頭疼的按了按眉心,感覺自己又餓了。

走過去,從鍋裡重新撈了熱騰騰的肉出來,又吃了大半碗。

吃到最後,突然覺得不對勁。

一抬頭,兩人不打了。

老頭瞪著眼看她:“不是吃飽了嗎?怎麼又吃?萬一一會兒拉肚子怎麼辦?”

風揚瞪著眼看她:“小風妹妹,是不是那姓江的虐待你,不給你吃飯?你跟哥哥說,哥哥去打死他。”

“啪!”

一筷子肥肉砸過去,風揚連忙接著,吃起來有點膩,但口感還真不錯。

“說了,哥哥隻有他一個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