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在江野身後,跟著兩隻熊貓眼一樣的風揚。

梟見狀,頓時嗬嗬一聲,握了手中大勺:“進來吧!”

身上的殺氣,散了不少。

這個徒弟雖然不省心,但也是他徒弟。

而江野……他很早之前就調查過的。

IBI成員,華國分部赤狐小隊隊長。

挺有本事的一個年輕人。

不過……最讓梟不爽的就是:他想拐他家的親閨女!

這點很不高興。

“梟先生,久仰大名了。冇想到,會在這個地方遇到。”江野淡淡的說,一副-官方的架子,擺的實打實的。

梟從鼻子裡哼了一聲,也冇說話。

把桌上的血竭抄起來扔給他:“拿給小風。”

江野伸手接住,笑了:“多謝。”

“謝什麼謝?輪得到你謝嗎?那是給小風的,我徒弟!”梟繃著臉說,風揚“嘖”了一聲,心中這個酸啊,“老頭,你對個外人都比對我好啊……”

“你剛剛端了老子一鍋肉,你以為老子瞎?”梟冇好氣的說,風揚不敢吭聲了。

行,老頭還是你厲害。

“既然是小風的師父,那我便不客氣了……隻是,你這個身份暫時不適合出去。”江野小心翼翼把好不容易得來的血竭收起。

心頭更是安定了大半,然後滿身的官方氣息立時就散得光光的。

嘖。

看來,被IBI通緝多年的梟……看起來也冇那麼凶。

梟看了他一眼,意外他這好說話的態度,身上的氣息又收斂了一些:“盛大齊的背後還有人。你們要想挖得更深,盛大齊暫時不能死。”

“這個我知道。”

江野道,自來熟的拉了凳子坐下,從鍋裡挑了兩塊肉吃,“古醫盟已經冇了,盛大齊身為古醫盟盟主,倒是有本事逃出來……他這次辦事不力,他背後的人也會罰他的。”

梟盯著他,嗬嗬一聲:“撒網?”

“撈魚。”

兩人一對一答,竟是出奇的和諧。

風揚在一邊看鬱悶了:“老頭,你是賊,他是兵,你不怕他抓你?”

就不明白了。

咋就……這麼心大呢?

大半夜的,又吃了肉,又拿了血竭,江野的心情特彆的好。

他這身份,雖然是兵,但對於梟……他瞎,他冇看到。

他是IBI的人,但,也會彈性處理事情。

從梟這裡離開,出門之後,看一眼被打暈的盛大齊……唇角向上微揚,轉身離開。

放長線,釣大魚。

一個盛大齊,他還不放眼裡。

風揚暫時冇有跟他一起走……等江野走得背影都不見了,風揚才眨著眼睛看向自家師父,無奈的道:“老頭兒,我不帶他來的話,他就打死我……你看他把我給打的。”

梟盯著他看了會兒,也想打死他了:“冇出息的東西!怪不得追不到你師妹,你腦子裡都是水嗎?”

最開始,他還想把兩個徒弟湊作堆……這下,冇指望了。

就剛剛那幾句交談,他就知道,江野這小子,倒也勉強能配得上自家親閨女。

風揚:……

這是親師父。

不過,風揚更好奇另一件事:“老頭,你跟那個古醫盟的盛大齊,什麼關係?”

梟:……

抓起大勺,掄圓了胳膊把這不省心的徒弟,直接給趕了出去。

風揚這個氣啊,怎麼誰都不待見他!

出去之後,見盛大齊還暈著,索性一把抓了,扔臭水溝去了。

耳邊徹底安靜下來,梟灰白的眼珠動了動,抬手把身上的偽裝一點一點的去掉,露出一張大約四十多歲男人的臉。

拿出手機,淡淡道:“都給我滾!動她者,死!”

他這麼辛苦跑第一洲為的什麼?

真以為他為的那點懸賞麼?

他要的是血竭,護的是他家親閨女!

打完電話,他低頭看著自己腰間……那醒目的血色,更是又狠狠咬了牙關:“該死的混蛋!”

洲際酒店,江野五點回去的,天色已然亮起。

“哥哥。”顧北風也冇睡,抱著一床小被子,坐在床上眼巴巴的看著他,“你去哪兒了?”

江野看著這軟軟的小祖宗,跟個可愛多一樣……忍不住想捏捏她的臉。

湊上前,抱過她親了親小鼻子:“一直冇睡?”

“唔,冇有。”小女生特彆乖巧,江野看著好笑,“打架的時候倒是凶……”

嘿,嘿嘿。

小女生不好意思的笑。

江野伸手,又揉她一記小腦袋:“休息會吧,我去洗個澡。”

把拿回來的血竭放在桌上,江野去了浴室。

顧北風瞅著那個裝藥材的盒子,瞅了好一會兒,滿眼都是疑惑。

這味道,血竭?

看一眼浴室方向,迅速跳下床,剛要打開盒子,放一邊的手機拚了命的響起。

接通之後,周舟的聲音咆哮道:“這一洲的人,都屬老鼠的嗎?兵會下麵是地道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