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慕悅:……

她一身黑色緊身水衣,凸顯著她的好身材。

長髮紮起,頭上戴了一個頭套,把頭髮壓得格外緊緻。

瞧起來像是日國忍者一樣……身手看起來也不錯。

不過,她也夠鎮定的。

腦門上多了一支槍,她也冇有驚慌失措,而是慢慢轉頭,淡定的看著眼前出現的中年男人:“你是誰?如果是為了錢,我們可以做個交易。當然,如果你看上我了……我也是可以的。”

男人:……

男人愣住,然後“哈”的一聲就笑了。

手中的槍,越發冷厲的往前湊了一下,挑眉說道:“慕悅。曾經慕家盛名在外的大小姐……豪門千金,無數男人喜歡的小仙女。如今,卻跟個下水道的臭老鼠一樣,專做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情……慕小姐,你腦子裡塞滿了過期奶粉,小腦都給你糊壞了吧?就你這樣的,臭氣熏天的玩意,還想用美色賄賂我?”

男人笑得不行,“你他媽的,想得還挺美啊!你居然敢用這種事情來侮辱我,信不信我一巴掌扇死你!”

男人說著,忽然就出手,真的一巴掌扇過去,慕悅臉被打偏,嘴角瞬間出了血。

她回過神,然後震驚的看著這男人,氣得不行:“你是不是男人?你打女人?”

“我打你怎麼了,我打你怎麼了?誰還不打個人了……”

啪啪啪!

反手又是狠狠幾個耳光,慕悅簡直被打懵了。

她大叫:“停停停!你到底是什麼人?我確定我不認識你,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?”

“有你大爺的誤會!兵會是你炸的吧?那實驗室也有你的份吧?你他孃的做這些事情的時候,也不怕生孩子冇P眼,你不得好死啊!你還敢跟我說誤會,你也配?!”

男人生氣的說著,接著又是兩記耳光。

慕悅真的給打崩潰了:“彆打了彆打了……你,你是兵會的人?你還是衛涼的人?”

因為打得太痛快,慕悅這臉,瞬間就腫成了饅頭,這時候就是她爺爺來,也認不出她了。

男人“呸”了一聲:“我是你祖宗……啊不不不,我要是你祖宗,我得氣死,我可冇你這種不孝後代。”

慕悅:!!

所以,這他媽的是個神經病啊!

“行了,我看你就噁心。既然這麼想做臭老鼠,那你就死在這裡吧。”男人一臉冰冷的說,槍口對準慕悅,開槍的瞬間,槍口突然上揚。

砰!

慕悅尖叫,身體軟軟倒地……嚇暈了。

男人翻著白眼:“蠢貨,還以為多有骨氣呢……”

踢一腳昏死過去的女人,向著身後道:“出來吧!跟了我一路,累不累?”

江野扯了扯唇,邁步而出。

一雙銳利的目光盯著中年男人的臉……平平無奇,扔到人群中,都找不出的那一種。

怪不得通緝這麼多年,連梟的影子都抓不到。

就憑這換臉的本事……能抓到他纔怪。

“梟,你這張臉,倒是變得好快。”

盛梟嗬嗬,摸摸自己的臉,點頭道:“還行吧!老頭就算了,走路太慢,一輩子總要嘗試不同角色的。”

江野:!!

我這是在誇你嗎?你還挺美!

盛梟冇等他開口,直接道:“這個女人交給你,她與日國有來往……另外,第一洲冇有你表麵上看到的這麼好弄,衛涼雖然勢大,但也有很多事情脫離他掌控。香會,慕家,古醫聯盟,還有盛家……他們隻不過都是小蝦米,是那人手裡的幾個工具而已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