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卡爾突然被狠揍了一頓,然後給放了。

高鳴把這貨扔出去,“呸”了一聲:“滾蛋吧!以後彆再讓小爺看見你,否則,見你一次打你一次。”

卡爾氣瘋了:“我什麼都說了,你為什麼還要打我?”

他連去跟藥物基地勾搭的事都說了……這個人為什麼還是這麼凶?

摸著臉上被打出來的傷口,卡爾哭得不行不行的。

“因為什麼你真的不知道?”高鳴以一種看傻子的眼神看他。

卡爾:“真不知道啊!”

高鳴:……

高鳴也是服氣的很。

半會兒,認真考慮一下,還是把事實說了出來:“哦!其實我們想打的人並不是你……也就,你跟他長得一樣吧,認錯人了。不過錯有錯招,反正都是打,打誰都一樣。”

卡爾:……

卡爾:!!

你放屁!

我不信!

明明那個江野,就認得我……他是IBI的人!

但,高鳴再不給他說話的機會,眼看他又撲上來情緒激動的想要個公道……高鳴飛腳踹出去,一臉嫌棄的說:“唉呀,這年頭還真有人不怕死的啊,都送上門的找打。”

卡爾:……

他要瘋了。

天天捱打天天瘋,天天瘋又天天捱打……他不要在這裡了,他要回家,他要找媽媽!

高鳴:……

這特麼就是個蠢貨!

又“呸”了一聲之後,回頭就給自家頭兒打了個電話:“頭兒,那個叫什麼卡爾的洋鬼子已經放了……不過,他好像還不樂意走。”

江野:……

沉默一下,把卡爾從腦海裡踢出去:“慕悅也放了。”

背後的人總要釣出來。

一個慕悅,翻不起什麼風浪。

高鳴:……

頭兒好像正在佈一個局,到底布什麼局,他暫時還看不懂。

隻知道,挺厲害的。

……

顧北風麵無表情看著尹月突然送過來的好多資料。

腦門青筋一蹦一蹦的疼!

這麼多,她要看到什麼時候?

“顧小姐,少主說,這些產業,本來也是顧小姐的,他隻是代為管理。現在,少主受傷需要靜養,所以,就讓我把這些資料送了過來。顧小姐有哪裡不明白的,問我就行。”

尹月輕輕的說,又把桌上的資料往前推了推。

顧北風:……

沉默一下,慢慢抬頭:“你們少主傷的是腿,不是腦子。”

尹月:!!

她就知道,少主騙不了顧小姐的。

唇角扯了扯,索性就直說:“顧小姐,少主的意思,反正就是這些東西,都是給你的。”

“給我?無功不受祿。”顧北風指節敲了一下桌子,“拿回去吧,如果,他還想站起來的話。”

尹月瞬間就瞪大了眼睛:“顧小姐,這……”

“拿回去!”

顧北風沉聲,滿身的氣場立時拉滿……尹月頓了頓,以更快的速度,把剛剛送來的資料,又全部帶走。

十分鐘後,周舟抹了把臉,無語的很:“衛皇這是要做什麼?給你打白工?”

顧北風瞥了她一眼:“我不耐煩這些事。”

“那你耐煩什麼?”周舟撫額,“大佬,你這凡爾賽的態度,我可真想打你一頓。”

彆人求都求不來的東西,大佬你卻直接往外推?

就……羨慕嫉妒恨!

“你打不過我。”顧北風儘說實話。

半會兒,又瞅著周舟一臉的鬨心勁……她勾了勾唇,又道:“給你兩天時間,把兵會以及古醫盟的事情,都處理好。”

“那你呢?”周舟問。

顧北風揚眉,慢條斯理的說:“來這裡好久了,還冇有時間拜訪一下老朋友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