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盛梟:……

江野:……

這個烏鴉嘴!

“怎麼辦?”

兩人不敢有任何動作,盛梟嘴唇蠕動,低聲問。

江野:!!

如果隻有他一個人,在對對方敵情一無所知的情況下……他可能會暫時性的束手就擒,慢慢脫身。

可現在,盛梟也在,況且對這裡的情況也熟。

那就,不用等了。

目光猛然犀利:“對方隻有四個人,殺!”

盛梟:……

你可真行。

“好,一人兩個。走在最前的……手上功夫很厲害,你注意應付!”盛梟飛快的說。

對麵四個,是個例行巡邏小隊。

原本平時巡邏是不往這邊走的,但今天覺得不太對,就過來了。

果然就發現了這偷度的兩人!

慕雷立時就走了過來,強光照著兩人,他目光沉沉,厲聲喝道:“你們是什麼人?真是好大的膽子,竟敢偷度這裡!”

盛梟站在原地不吭聲。

眼睛斜著江野:你行你倒是上啊。

下一秒,江野把手舉得高高的,連聲說道:“對不起對不起,我們是打漁的漁民,這半路不知怎的,就雷達失靈……我們就飄到了這裡,我們的船也毀了。我們為了活命,這才爬了上來,我們不是故意要來這裡的。”

慕雷皺眉:“漁民?這附近隻有第一洲有人類居住。他們就是打漁,也尋常不來這裡……這麼遠的距離,你說是飄過來的?”

“啊!”江野用力的點點頭,誠惶誠恐,“我們雷達失靈,這就飄了過來。”

慕雷:……

皺了皺眉,看一眼頭頂的銀蛇亂舞,點點頭說:“這倒是也有可能,畢竟,也打開了那個大傢夥……”

繞著兩人走一圈,打量著。

盛梟冇有亂動,江野也冇有亂動。

慕雷指著盛梟說道:“他又是誰?你是漁民,他也是嗎?”

盛梟嗬嗬,眼神不看他,也不說話。

“他是我弟弟。現在正放暑假,他跟我出來長長見識。”江野連忙說著,不說弟弟也不行……那張臉,太嫩了。

慕雷點點兌:“哦,還以為是你兒子。”

盛梟:!!

我可日你大爺!

我是你祖宗!

“行吧,既是漁民……”慕雷看著兩人,說道,“伸出手來看看。”

另外三個人也圍了上來,饒有興趣看著這偷度的兩個人。

說是漁民,看著也太年輕了。

而且,漁民常年在海上,日曬雨淋的,感覺也冇有兩人這麼茂密的頭髮。

慕雷目光輕閃。

袖口中已經滑落了武器,握在掌心。

江野視線微動,假裝又憨又傻的那種……點頭哈腰的道:“好的好的。”

慢慢騰騰往外伸手。

盛梟看著著急,氣呼呼的說:“憑什麼他說啥就是啥?我們就是漁民,我就不給他看!”

“弟弟,彆鬨了。這不是在咱家……”江野連忙去勸,盛梟是個二愣勁,說什麼都不給看。

兩人吵著鬨著,也不知是誰先動手,竟當場打了起來。

“呀,這還有意思了。”慕雷笑著說,往後退了一步。

看兩人打架。

結果,江野一拳打在盛梟臉上,盛梟“啊”一聲叫著,踉蹌倒退幾步,一下倒在慕雷懷裡。

慕雷下意識扶了一把,臉色猛然僵住,不動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