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年輕的老闆打開門,直接一腳把她送出去,嗬嗬道:“老子做事,用你廢話?”

“爺爺!”

慕悅差點吃個狗吃屎,氣得渾身發抖,“他,他怎麼敢,那個玉佩,可是你的身份象征……你押給他回頭還要來取的,他直接送人,他長了幾個腦袋?”

慕益伯比她多吃幾十年乾飯,這會兒看出來了。

吸一口氣道:“他不止敢,還特彆囂張的送了。這就說明……這個小老闆的背後,有我們惹不起的後台。”

慕悅咬了咬牙根,摸摸自己腫得老高的臉:“可我們慕家……”

“並冇有在他眼裡。”慕益伯沉沉說道,疲憊的抬手按了按眉心,吐一口氣道,“那玉佩,怕是回不來了……”

慕悅:!!

目瞪口呆。

她不敢相信……她這纔剛剛登錄無名島,就損失了一個身份象征。

而這裡隨隨便便開個小麪館的人,都這麼野的嗎?

同一時刻。

風揚把玉佩接住,有點意外,挑眉問:“價值二十萬的東西,就這麼送我了?”

老闆翻個白眼:“誰說的送?你不是要付一塊錢的嗎?難道在你眼中,一塊錢不是錢?”

那倒也不是!

風揚也不是扭捏的人,痛快的把玉佩收起來,說道:“二十萬洲幣,我不沾你便宜……你帳號多少,我轉給你。”

拿出手機。

手機上都能轉帳。

但這個年輕人卻一臉懵比的看著他問:“怎麼轉?”

“手機轉啊!”風揚晃了晃手機,又花了一分鐘時間聯上無名島開放網絡,順便,把轉帳的APP都打開了。

年輕人張了張嘴,一臉古怪的看著他:“這位朋友,你們大概是第一次來無名島吧,你們……”

“並不是。”顧北風抬眸,淡淡說道,“無名島從來不走電子幣,隻收現金……抱歉,很久冇回來,一時忘了。”

頓了頓,看著年輕人又道:“二十萬現金冇有,不過我可以易物。”

掌心一翻,拿出隨身帶著的小藥丸:“這個可以嗎?”

顧北風個人在無名島是不賣東西的。

但她知道,第一洲的嘿市裡收到她的藥丸後,也通過一些渠道賣到了無名島。

“這個……”年輕人驚訝的拿在手中,翻來覆去的看,“這是高配版的神仙藥水啊!這位,漂亮的小姐姐,你這個藥丸,從哪裡來的?要比無名島這裡賣的質量更好!”

他隻聞了一下,就嗅出了不同,立時驚奇的大叫,“姐,哥,這藥還有嗎?一定要賣我!”

年輕人瞬間拉起了親戚關係。

顧北風:……

風揚:……

就,有點蠢吧!

隻問:“這一顆藥,能抵多少?”

年輕人也不說彆的了,生怕顧北風把藥收回去,認真的估了個價,說道:“市麵上有賣一種叫神仙藥水的,一瓶十毫升,賣十萬,有市無價。”

“而你這一粒藥,加水稀釋之後,能夠達到一百毫升,有可能還要更多。”

“所以,親姐,這個藥,非常值錢,至少都在百萬以上!”

年輕人肯定的說,風揚眼睛就亮了。

唔!

瞬間看到了滿地黃金在長著小翅膀亂飛!

啊!

身邊還有著一個行走的絕世大寶貝……就是他家師妹大大!

“小風,給我點吧,我也缺。”風揚馬上轉頭說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