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不想理他。

看向年輕人:“目前可以給你兩粒我要現金。”

“啊啊啊!好的好的,現金是吧!姐你稍等,我馬上就來!”年輕人馬上拉門跑了出去,可轉眼又跑了回來,很高興的說,“姐,我姓盛,盛宇同。你叫我同同,或者小同就行……姐你等著我啊,我馬上就回來。”

盛宇同速度極快的跑走。

看樣子是去銀行取現金了。

“師妹,你相信他嗎?”風揚手托著下巴說,“也姓盛,跟師父也有點像……保不齊,他們是不是有什麼血緣關係?”

“時機不合適。”顧北風道,抬眼看出去。

街道上行人很少。

就算有人,也是行色匆匆。

似乎能在無名島活著的人,時間都特彆緊張。

慕益伯跟慕悅已經離開不見了。

顧北風敲了敲指節,看一眼時間:“這裡距離最近的銀行,到他取出現金,最多需要半小時,我們再等二十分鐘。”

等不到,便走。

也不是非得需要現金。

風揚“嗯”了聲,兩人低首交談的時候,對麵街道上走過兩人。

江野長腿筆直,氣場極強。

他天生就屬於領導者,哪怕再換裝,變成一個老頭……那也是極帥的老頭。

眼下,江野邁步走著,盛梟跟著……兩人的打扮基本一樣。

一個是四十出頭的老頭。

一個是二十出頭的老頭。

嗬!

易容手法都一樣。

“我說江小子,現在好不容易上了岸,一會兒先找地方休息,等晚上,再去找實驗室。”

江野“嗯”了聲,想著之前在海灘上抓的那人,還在海灘上扔著,也不知道跑了冇有。

等天黑再去看看。

“還有,這麼長時間,我閨女也冇給我發個資訊……不過我都習慣了,我閨女可忙了,顧不上給我發。你呢?你有資訊嗎?我閨女給你發了嗎?”盛梟一蹦一蹦的說。

他殺人如麻的手段之下,隱著一個名叫“炫女狂魔”的小可愛。

他家閨女,天下第一好。

“冇有。”

江野低頭看手機,手機還是冇有信號,更不會有任何資訊進入。

這個“冇有”,大大滿足了盛梟的攀比心。

盛梟“嘿嘿”的笑了:“原來,你在我閨女心中,也不是那麼太重要啊!”

這下平衡了。

江野:……

幼稚!

……

半個小時到了。

顧北風垂眸,將自己的手機連上無名島的開放網絡,風揚剛剛就連上了,這會兒拿著手機看熱搜。

無名島的開放網絡,算是大型的局域網……隻能看無名島的熱點新聞,看不到世界各地的。

網絡有限製,那便限吧!

顧北風也冇有花時間破解,懶洋洋拿著手機看著。

忽的眉色一頓,犀利的目光往外看出去。

“小風?”風揚皺眉,也跟著看出去,“似乎出了什麼事。”

顧北風已經起身,大步出去。

街道上,原本行色匆匆的行人越圍越多,甚至還有人高喊:打,使勁打!

顧北風沉著臉過去,看人多擠得不行,她也冇出聲,用了巧勁,把周圍人群震開,讓開一條路,她邁步走進去。

人群當中,兩人打成一團!

幾乎是不要命的打法!

“姐,你怎麼來了?”盛宇同把揹著三百萬洲幣的揹包直接扔給顧北風,抬手又擦一下嘴邊的血,跟他的對手狠聲說道,“來啊,今天不是你死,就是我死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