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盛宇同:!!

江哥你不說話,冇人當你是啞巴!

“啊,我剛剛好像放了兩次鹽……你等等,我重新做。”盛宇同端起麪碗,一溜煙的又去了後廚。

時間不長回來,端了一碗涼沁沁的麪條。

江野看了他一眼,盛宇同咳咳:“這,麪條剛好吃完了,就用涼水衝了衝……江哥,這回肯定不鹹了。”

砰!

盛梟黑著臉踹他一腳:“糟心的玩意兒,你過什麼涼水?就算過,也過點熱水好吧?”

江野:……

真的,要不是這貨是寶她師父,現在就打死算了。

……

夜色再度降臨,沙灘之上閃過兩道身影。

他們找了一圈,冇找到白天抓到的那人,江野目光沉沉:“回去吧,今夜不適合出手。”

盛梟吐口氣:“還不如弄死,省得他回去報信。”

但那人既然逃走了,怎麼可能不報信?

巡邏隊四個人死了仨,就算腦子再蠢,也知道保護自己。

兩人再次回到盛宇同的麪館門口,發現街上多了好多道巡邏的身影。

“先避一下。”

江野沉聲道,盛梟也同意,咬著牙根冷笑,“盛大齊那王八蛋……”

大概率也回來了。

兩人在這裡,就如同進入了敵方大本營,凡事要小心再小心。

無名島一處大型的建築之內,安保是最高等級。

白熾燈高高掛著。

監控無處不在。

所有進來出去的人員,全部都是瞳孔識彆,並要經過三道安全檢查,才能真正走進去。

顧北風抬頭,目光冰冷的看著眼前這一切。

“小風,冷靜點。”風揚一把拉住她,低聲說道,“前幾天,師父已經闖過一次實驗室,所以,這裡的把守隻會更嚴密,我們暫時進不去的。”

需要瞳孔識彆,驗證。

三道安全檢查……無論那一道,都不是好過的。

“我想試試。”

顧北風道,嬌小靈活的身影,直接從風揚身邊側滑而出,風揚大驚,“小風!”

這一聲喊,也不敢大聲。

十分鐘之後,正排隊進入實驗室的隊伍裡,多了一道嬌小的身影。

白大褂,防護服。

從上到下,將自己護得嚴嚴實實。

風揚一眼就認出了這個祖宗,差點眼睛一黑,索性死過去算了。

祖宗,你可真行!

這種時候,穩住!

“你好,請進行瞳孔掃描,確認身份。”

冰冷的機械音響起,顧北風上前,睜大眼睛,風揚緊張的看著,打算一旦有不對,立馬衝上去先救人再說。

“嘀!身份確認成功,白如花女士,請進。”

白如花·顧女士,神情淡漠的邁步進去。

白……如花?

風揚扯了扯唇,略鬆一口氣。

接下來,是三道安全檢查。

第一道關口,查的是臉。

看臉上有冇有易容物等東西存在。

“白女士,例行檢查。”第一道檢查官公式化的聲音,態度也很淡。

顧北風點點頭。

檢查官直接上手,摸著她的臉,隻停留幾秒鐘,便道:“進去吧!”

臉上冇有易容物品的存在,但今天的白如花女士比往常更冷了……可能,大姨媽來了,心情不好?

“白姐,今天上夜班啊!”第二道檢查官是個女人,跟白如花也很熟悉。

查的是血液DNA。

風揚:!!

一下就急了。

小師妹,祖宗,你可悠著點啊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