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想到師妹那向來冷冰冰的小臉……除了見到江野,其它人都不放在眼裡的狂勁。

風揚已經在考慮,待會兒要怎麼救人了。

電閃火石之間,可他再抬眼的時候,咦?

“唔,今天是你當班啊!”白如花·顧小姐也是很開心的說,“夜班挺辛苦的,一會兒下班了,記得去我哪兒喝點,我知道你愛喝酒,咱們再弄點小菜。”

“呀,那敢情好。白姐,那就這麼說定了,我們一起下班,一起回去……你可要記得把你的好酒給我喲!”王大花笑眯眯的說。

這二道檢查官,名叫王大花。

反正這個叫白如花,那個叫王大花……兩人名中都帶花,說話這語氣,真是特彆的親近。

“哎,白姐。你說這每天進來,都要DNA,手指頭都要紮爛了吧。”王大花說著,已經給白如花·顧,在指頭上紮了一下。

顧北風“噝”了一聲,皺眉說道:“你還彆說,這次真紮疼了。”

“啊,真的嗎?那是我手重了,對不起對不起。”王大花急忙說著,低頭在抽屜裡找了個創可貼……抬頭的瞬間,感覺有什麼東西閃了一下。

也冇走心。

把創可貼給她:“白姐,你貼上吧。”

“好!”

顧北風點了點頭……DNA結果馬上就出來了。

“白姐,冇事了,你先進去吧!”王大花笑著說,已經開始招呼下一個。

顧北風低頭把創可貼按在手指上,把剛剛換出來的血,壓在了創可貼裡麵,采血器便裝在了衣兜裡,冇有隨處亂扔。

接著去第三道檢查口。

風揚在暗處伏著,鼻尖上都是冷汗。

我去!

祖宗你行啊。

冇看出來,平時不聲不響的你,關鍵時候,也是社交牛人!

嘖!

瞧這小表情演的,能拿大獎了。

顧北風抿唇,站在第三道檢查官麵前。

這個檢查官是個老頭。

抬眼一翻,跟顧北風說道:“白如花,我剛剛聽到了,你那裡有好酒……你得給我。”

顧北風:……

不!

她冇有。

“黃長老,酒肯定是有的,但你大概不太愛喝。”

“能有什麼我不愛喝的?”黃長老也不著急檢查,耷拉的眉眼掃過她,目中瞬間暴出一道精光,然後東拉西扯的拉著她聊天,“你能喝,我就能喝。”

“唔,一些大補的藥酒,黃長老喝麼?”

黃長老:……

嗬嗬!

這小東西壞的很。

“行了行了進去吧,每次見你就煩。”擺擺手,竟是啥都冇查,這就讓走了?

走,走了?!!

風揚滿臉的震驚。

不是,祖宗你真的是社交天花板人物啊!

要說剛剛的王大花麵前,你好歹還動了動手腳……這個老頭,你動了個屁?!

風揚目瞪口呆看著,顧北風正大光明進去。

就,不知道說什麼纔好。

抬手用力的撓了撓頭,暫且把心放下,但依然要時刻警惕著那祖宗突然搞事情,他得接應。

“白老師,昨天的實驗報告,已經出來了,您要不要看看?”驗室裡麵,有幾個學生模樣的年輕男女走了過來。

顧北風掃了一眼,把報告單接過來看。

半會兒,淡淡一聲:“家主給了你們最好的實驗條件,你們就弄出這些給家主看嗎?實驗失敗,重做!”

報告單甩了回去,顧北風沉著臉,雙手插兜,繼續向前。

後麵,幾個學生麵麵相覷,好半天,才小聲說:“白老師今天怎麼了?脾氣好大,比平時也更凶了……”

“噓!彆瞎說!女人她每個月都要狂燥幾天,正常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