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一點也不急。

她慢慢轉過身去,看著拿槍的年輕人……笑了。

“手這麼抖,敢開槍嗎?”

戴眼鏡的年輕人:!!

手抖得更厲害,他快哭了。

但他堅決不肯承認自己不會開槍,咬牙說道:“反正你不是白老師,你到底是誰?!”

今天的白老師,格外份的奇怪。

他與白如花老師朝夕相處,是對白老師特彆熟悉的……但今天的白老師,讓他覺得根本像是兩個人。

原本他走了,可又壓不住心裡的好奇心。

然後又返回來,結果,就看到她在這裡,正打開了育苗儲藏室的門……年輕人一急之下,拿了把槍就過來了。

“唔!我就是白老師,我為什麼不是白老師。”

顧北風轉過身,一臉淡定的說。

視線落在這年輕人的身上:“我就是白老師,你眼中看到的一切,都是真的……”

年輕人:!!

年輕人本來不信。

可不知道為什麼,白老師的聲音好好聽啊……她說的就是真的!

他握槍的手槍了下來,直勾勾看著顧北風,喃喃說道,“白老師,你怎麼在這裡……”

顧北風抬手把槍下掉,扯了扯唇:“你有急事,先出去一趟,幫白老師取個東西……走吧!”

連保險都冇有打開的槍,你用來殺人?

嗬!

年輕人慢慢的出去了,腦子一片漿糊。

顧北風扯了扯唇,回身看著那些鐵籠,跟裡麵的人說道:“我知道你們中間,有人是清醒的。所以,我給你們一個逃出去的機會。”

“半個小時後,這裡將會炸掉。你們有半個小時的逃亡時間。”

“暗道的位置,在你們籠子的後方。打開暗道,衝出去……是生是死,看你們的命。”

說完這些,顧北風也不再多說。

抬手打開開關,那些籠子的鎖,一個一個打開……初時,裡麵的人還在懵比中。

他們已經被送來這裡這麼長時間了,從最初的咆哮不甘掙紮,一直到現在的絕望,與黯淡……他們已經放棄了活著出去的希望。

但現在,突然就有人放他們出去了,這是真的嗎?

所有人都遲疑著,不敢相信。

但很快,有剛剛進來的幾個人還保持著血性,大叫一聲:“反正留在這裡也是等死!都是死,倒不如拚了!”

有人帶頭,立時也有人跟著回神,然後瞬間的大叫聲,響徹整個儲藏室。

顧北風:……

皺了皺眉,退出去。

透明的防彈玻璃門再度關上,顧北風聲音不大,但卻能落進所有人的耳中:“你們想死的話,就繼續喊!”

再這麼大聲喊下去,一定會被人發現!

所有人:!!

全部閉嘴,整個儲藏室落針可聞。

“很好!趕緊逃命吧!”顧北風淡淡的說。

這其中有個女人,眼珠子轉得極快,忽的尖聲道:“你是誰?你是不是來騙我們送死的?你讓我們走,你怎麼不跟我們一起走?不行,你得跟我們一起走,要不然你就是騙子!我們不相信你!”

話音落下,又有人跟著附和。

顧北風冇有生氣,也冇有惱。

她看著這女人,唇角忽的揚起一抹譏嘲的弧度:“逃出去的生路,已經指給了你們,你們若是不走,冇人強逼。這世上不缺救世主,或許你們還在等救世主的到來……但抱歉,我從來不是好人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