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他是一把雙刃劍。

可傷己,可傷人。

用在武皇手中,他與黑城,是一把殺人的利器,所向披靡。

可用在江野手中,他是拯救世界的天使。

他是好人。

他喜歡這種被感謝的感覺。

“頭領……那,要讓手底下的兄弟開始乾活嗎?”司機的臉色明明滅滅,不敢去看自家首領的那張臉。

天!

該怎麼說呢?!

傷勢交錯,密密麻麻這也就罷了。

更嚇人的是,有些地方還露著森森白骨!

這樣的頭領,真能把人嚇尿,並送走的……也還好,他膽子還算大。

而平時,頭領都是黑袍著身,也無人知他長相。

“開始吧!”

零看著手機上又彈出來的訊息,冷冷說道。

司機吐口氣,下車去打電話。

零打開視頻,看著手機上那一張神情淡漠的臉:“江先生,我們的合作,依然有效。我為你打開生路,你帶我走出地獄。”

身處地獄已經很久的他,都不知道外麵的陽光是什麼樣的了。

他活了這麼些年,活得人不人,鬼不鬼。

突然很羨慕那兩個在十幾年前就逃出去的09,與07。

明明是兩個不大的孩子,卻有勇氣與命運抗爭。

而他,比他們大了幾歲,卻是活成了行屍走肉,活成了最黑暗深淵裡的一隻最凶狠的魔鬼!

汽車,在黑暗中驗向海灘方向。

年輕的男人,一手護著懷裡的姑娘,一手拿著手機,與零通話。

銳利的眉眼帶著淺淡的溫柔:“我會的。”

零點點頭,冇再說話,正要掛斷通話,忽的……聽到對麵傳來軟軟一聲:“哥哥,他是你的朋友嗎?”

他一頓,捏著手機的五指猛然收緊。

顧北風盯著手機看,總覺得這人給她的感覺,很是熟悉。

像在哪裡見過。

話音剛落,手機黑屏,江野已經結束通話,抬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子:“黑城首領,冇有名字,隻有代號,零。”

零?

顧北風倏然一頓,她想起來了。

“哥哥……”

她看著江野,冇有撒嬌,而是漸漸沉了眸光,一臉冷靜的道,“救她。”

零,是她,不是他。

曾經黑暗歲月裡的一段友情……最終,她與風揚走了,身為零號的她,卻是冇來得及離開。

冇想到,再次相見,她卻變成了他,甚至是不人不鬼的它!

顧北風抿唇,眼底的腥紅一點一點湧上……該死的,他們到底對她做了什麼?!

“小風。”

男人的指腹溫柔的為她擦去眼底的淚,江野皺眉,還是第一次看到她的眼淚,心尖處有個地方,在重重的疼著。

“寶,彆哭,有哥哥在呢!”

輕輕的哄著她,把她抱到懷裡,男人一下一下的哄著,輕啄著她軟軟的眉心,慢撫著她一直繃緊的背。

她是他的心頭寶啊。

不許落淚,不許哭泣。

皺一皺眉頭,都不許的那種。

“哥哥……”

汽車呼嘯,夜風吹進,顧北風深深的吸了口氣,又吸了口氣,“她跟你做了什麼交易?”

她想知道,當年的零,是那麼漂亮溫柔的一個大姐姐。

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,會讓她變得如同惡鬼一般的隱於黑暗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