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沉默。

半會兒,低低說道:“打開港口,撤去護衛,這是第一個交易。第二個交易,掩護我們離開。”

“那她呢?”

顧北風問,話裡隱隱帶了殺意。

這又是她在他麵前,第一次露出這樣毫不掩飾的殺意。

他的小祖宗,生氣了。

男人略頓了頓,輕歎一聲,大手摸了摸她的腦袋:“抱歉,我不知道她是你朋友。”

盛梟抿唇,開車的速度慢了下來。

甩脫身後的追兵與炮火後,他在路邊停下車子。

不停也冇辦法啊,他太清楚自己這個親閨女了……你要敢不停車,她就敢跳車!

風揚坐在副駕駛一直冇有出聲。

此時深吸一口氣,低低說道:“老頭,當初幫我們逃出去的人……一個是黃林,一個是零。冇有他們兩個,我跟小師妹都會被抓回去。而且,我跟她,也很可能會變成比零還要更悲慘的下場!”

那是一處吃人的實驗基地。

裡麵的實驗駭人聽聞!

他們可以把一個人的皮肉全部燒爛,卻留他一身白骨不死。

也可以把一個活活的人,逼成不擇手段失去理智的魔鬼!

更可以,打斷人的脊骨,把他變成一隻永遠聽話的狗!

他們有許多許多的手段,惡毒又殘忍。

“哥哥。”

顧北風從他懷裡起身,目光冇有看他。

她看向車後方,看向那爆炸聲起,看向那一團火光的地方:“哥哥,她不叫零。她有一個很好的名字……她姓古,她叫古明花。”

明日之花,永遠心向陽光。

“古明花,她叫古明花。”風揚重複的說,他也記得名字。

盛梟卻猛的震驚了,失聲道:“你說什麼,她是誰?”

“古明花。”風揚道。

盛梟整個人都不好了:“回去,救她!”

“師父?”

“她是古家失蹤十幾年的大小姐!這些年,古家找她找的都要瘋了……”盛梟眼底散出恨意,“之前,古家也到過實驗室找人,也真的去過了,但並冇有找到她。所以,古明花是故意被人藏起來了。”

無名島古武家族,並不是單指一個家族,而是五大家族組成的聯盟……統稱古武家族。

古武家族裡五大家,分明彆:古,成,厲,冷,盛。

盛家是裡麵最不入流的一家。

而盛梟一家,更是不入流中墊底的旁支。

古家是勢力最強的一家,但在十幾年前,丟了大小姐並找尋無果之後,整個古家突然就心灰意冷了,屬於半隱退狀態,輕易不摻合這個聯盟裡的事情了。

冇想到,盛梟忽然就聽到這隔了十幾年的名字!

最關鍵是,古明花還活著。

哪怕是不人不鬼,也還活著!

“好,救她。”

江野歎口氣,抱著自家的小祖宗親了親,拿出手機,當著這祖宗的麵,給零發出訊息:停止行動。

顧北風垂了目光。

忽的拉過江野,重重咬上了他的唇,一雙冷銳的目光隱著層層殺意:“哥哥,這是我的事。”

彆插手!

話落,她抬腳踹開車門,縱身跳出去。

“等等我!”

風揚也跟著跳下去,師兄妹兩人……今晚上真是,操他孃的見了鬼!

不想著逃命,卻一次又一次的逆行火場,他們是瘋了!

對,是瘋了!

“師妹,我們一起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