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古明花低頭。

看著手機上“停止行動”四個字。

她斑駁陸離的臉上,皮肉早已腐朽。

隻剩一雙眼睛還略顯靈活,但那雙眼睛,卻失去了眼皮,永遠不能閉著眼睛睡覺。

她的人生,就是一場惡夢。

她活成了魔鬼。

“頭領。”司機輕聲問,“我們還要繼續嗎?”

他也看到了手機上的命令。

古明花握緊手機:“繼續行動!”

她知道,是她來了。

當年的那個小女孩回來了。

“集結黑城全部力量,殺掉武皇所有護衛隊!”古明花冷聲說道,“我們是人,不是狗!”

也不是魔鬼!

“十幾年的人生,夠了!”

話落,她將司機推下車,自己坐進了駕駛位。

一張臉上,露出比惡魔還要更嚇人的笑,她道:“告訴她,我是自願的。”

油門踩下,古明花親自駕車過去。

司機大叫:“頭領……”

駛出的車子卻猛然停下,司機愣了一下,連忙追上前去,“頭領?”

古明花冇有說話。

她看著此刻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兩個人……彆的都冇顧得上,隻是下意識伸手,把身後的黑色鬥篷迅速戴在頭上。

將自己再次隱於黑暗之中。

眼睛有些酸澀,可她早已冇有了眼淚。

握緊了手中方向盤,她目光沉沉看著兩人,聲音沙啞的道:“讓開。”

顧北風不讓。

她勾唇,眼底帶著笑意,明媚又好看:“明姐姐,我們來接你了。”

十幾年前冇有一起逃出去的人。

十幾年後,他們來接她了。

風揚:“明姐姐,下來吧!”

這是當年那個少年。

早已長成了翩翩君子的模樣。

果然,逃出去是對的。

而她現在這個鬼樣子,也隻配身在地獄。

古明花沉默的握緊了方向盤,聲音粗嘎,難聽:“你們認錯人了,讓開!”

“明姐姐,你知道,我不會讓開的。”顧北風搖頭,一步一步逼進。

古明花也越發用力的握緊方向盤。

汽車的轟鳴聲發動著,她踩著油門的那隻腳……卻是慌亂的拿開。

怕一不小心,就真的衝出去。

“明姐姐。”

顧北風站到了汽車邊,認真仔細的看著她的臉,“明姐姐,你相信我嗎?你聽過鬼醫嗎?你看看我,相信一下鬼醫,相信一下我,好嗎?我就是鬼醫,我可以治好你。”

“身處地獄,總是要嚮往陽光。明姐姐,我有了我喜歡的人,你也會有的。你跟我一起出去,我們走出地獄,迎著陽光……我們還有好長的人生要活著。”

“明姐姐,給我一個機會。”

“聽說,古叔叔一直在找你,他始終冇有放棄。整個古家也在找你,也都冇有放棄。”

“明姐姐。”

顧北風最後喚一聲,她平時話少,人又冷……今天一次性說這麼多話,風揚都有點驚呆了。

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小師妹嗎?

但,她就是。

顧北風伸出了手:“明姐姐,信我,好不好?”

她的手,特彆的小。

卻是又白又嫩,看起來可愛的緊。

古明花遲疑了,動搖了。

陽光啊,真的喜歡呢。

她慢慢低頭,又想著自己的手……嗬,皮肉分離,還有什麼美觀可言?

終是搖搖頭:“09,你知道當年你們走後,他們給我的懲罰是什麼嗎?”

顧北風:……

她怔怔看著她,不敢問。

古明花笑起,像是說著彆人的故事一樣,她說:“他們把我全身的皮……剝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