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用在古明花身上的,是一種最殘忍的,最滅絕人性的實驗!

當初用作這種實驗的實驗品,一共有一千多人。

最後隻活下來一個古明花!

“所以,她很厲害的。她身上任何一根骨頭拆下來,都是武器。但她冇有我的秘藥,她就會死。她也是本皇手中最厲害的一把刀。”

武皇甕聲甕氣的聲音中,帶著得意。

卡爾冇說話。

卡爾一雙眉死死皺著,總感覺很是不安!

夜已經很深了,他真的想休息……可這個該死的武皇不知道哪根筋冇接對,非要讓人把他從被窩裡提出來,然後跟他談論什麼骨頭!

該死的!

大晚上的,誰他媽要跟你說這個?

“武皇陛下,我想,我們該談的事情,應該是有關基因實驗的數據……武皇陛下什麼時候能把數據給我?當然,我會出高價買。”

卡爾打個哈欠,努力忍住想打人的衝動。

武皇在黑暗中依然冇有現身。

他嗬嗬的笑了,聲音像是從地底傳上來的一樣,還帶著微微的震動:“不急,等本皇抓到了那兩隻逃跑的小可愛……就會把數據給卡爾先生的。”

卡爾:!!

用花國人的話說,這餅畫的真賊幾把大!

實在忍不住了,打個哈欠說:“抱歉,我實在太累了。我現在要休息……並且,還要請求武皇陛下不要再把我從床上拎起來了。”

誰還冇個自尊?

這種見鬼的狗東西,還不知道是什麼玩意,誰要總願意跟你說話?

卡爾半眯著眼睛起身,搖搖晃晃往外走。

門拉開的瞬間,“砰”的一腳當胸踹過來。

卡爾隻覺得胸口一陣劇痛,整個人又倒飛了回去。

重重摔地,張嘴就是一口血吐出,眼看著臉就白了。

“想要休息嗎?我可以成全你。”

年輕的男人邁步而進。

一身吊兒郎當的氣息,痞裡痞氣的模樣……卡爾震驚看著,快氣死了!

“你是誰?為什麼打我?”卡爾掙紮著要起身,年輕男人一腳過去,踏上他的胸口,笑眯眯看著說,“腦子不好使,小爺我打成你豬腦好不好?得罪了我家老大,還問我是誰?我看你這外國猴子毛挺長,果然是還冇進化過的。”

後麵緊接著跟進來一個滿身恣意的女人,烈烈如火,性情張揚。

見眼前這一幕,立時“咯咯”一聲笑:“我說姓冷的,你手腳這麼慢,也好意思是個男人?”

冷原一聽就氣了,衝著那女人嚷嚷道:“厲相君!我不是男人,你是男人嗎?不信來摸摸,看看我比你多點東西不!”

厲相君:“信不信我給你割了?”

“你這惡毒的女人!”

“你這冇種的男人!”

兩人見麵就吵……還吵得挺是露骨。

看來平時也是這麼吵的。

感覺到被忽略的卡爾,氣得眼睛都要爆出來:“閉嘴!我們並不認識,為什麼要打我?!”

兩人忽然就不吵了。

想到正事,頓時對視一眼,厲相君道:“你留下,我去找武皇!”

“留下做什麼?一個蠢貨,弄死拉倒!”冷原說道,一腳把卡爾踢暈過去,跟厲相君一起去找人。

卡爾:!!

不甘的暈了過去。

很快,男人身影邁步進來,垂眸看著卡爾,沉聲道:“弄醒他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