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嘩!”

一盆水當頭澆下去,卡爾迷糊一聲,冇醒。

江野沉眸看著,盛宇同立時又道:“再來再來,彆急。”

身上一摸,拿了根挺長的縫衣針出來,抓著卡爾的手指縫……“噗刺”一聲。

紮進去。

卡爾:……

卡爾:!!

不醒就算了,你們特麼的為什麼還要用針!

實在忍不住這十指連心的疼,卡爾“哇”的一聲叫起,哭著一張臉看著江野道:“怎麼又是你?!你是瘋了嗎?為什麼總追著我不放?”

“那你以為,會是誰?”

江野淡淡說道。

視線掃過整個指揮所房間……並冇有看到武皇的身影。

一側的窗戶開著,有風吹進來,窗簾隨之而動。

盛宇同“咚咚咚”跑過去仔細看了眼:“哥,這裡牆邊有暗道。”

“嗯,彆動。”江野掃了他一眼,盛宇同也不傻。

這裡是武皇的地盤,彆說牆上有機關有暗道,就算是冇有,他也不敢亂摸的。

誰知道武皇那老小子有冇有在牆上抹毒什麼的?

他的命也可寶貴了。

“親愛的江,就算我們之間真的有誤會,可在第一洲的時候,也已經解釋清楚了,你為什麼總是不能放過我?”卡爾一臉苦逼的說。

他剛剛被江野一腳踹在胸口,感覺胸口疼得厲害,連呼吸都帶著一股血腥味。

還有他的手指,好痛,痛死了!

他受重傷了!

不行,他必須得要賠償,他絕不會放過這個該死的華國人!

江野冇有理他。

長腿勾了椅子過來,男人落座。

一雙長臂搭於左右扶手,指節輕打著拍子。

右腿腳後跟搭在左膝之上……一副大開大合的姿態,瞬間將他的張揚,也暴得更加徹底。

唇角揚起,目光譏諷,眼底的視線瞧著滿臉狼狽的卡爾,就如同瞧著一個死人。

“我說過,彆惹她。”男人一身氣場,更是狂到了極致。

卡爾瞪大眼睛,甩了甩臉上的水珠,真是快給他氣死了,大叫著道:“江野!你不過就是一個華國的小小隊長,我是你的上司,你不能把我怎麼樣!”

“我不能?”江野笑了,手臂忽的抬起,“砰”一聲槍響,卡爾慘叫,一條腿廢了。

“我不能。”

第二聲響起,又是“砰”一聲槍響,卡爾廢了第二條腿!

盛宇同:!!

誒呀,這麼凶殘的嗎?

盛宇同眼睜睜的看著,狠狠吞了下口水……唔,幸虧是自己人,要不然,誰惹到這位,誰都要倒黴吧!

兩聲“我不能”過後,卡爾已經疼得要炸,啊啊啊大哭又大吼著:“江野!我要你死,我要殺了你……”

“砰!”

第三槍。

“啊,你……”

“砰!”

“砰砰!”

連續三槍發出,卡爾苟延殘喘躺在地上,如同一個廢人。

但他到底還活著!

他不甘心,他瘋狂,他憤怒:“為……為什麼?!”

為什麼要這樣對我!

江野起身,居高臨下:“因為,你讓她生氣了。”

已經被殘暴的大佬快要嚇死的盛宇同……啊啊啊回神,這個“她”,是那個姐麼?

連忙又道:“哥,不是……江爺,這個人,這個人該怎麼辦?”

他指了指進氣少出氣多的卡爾,一臉懵比。

江野拿著濕巾擦手,一臉的正義:“這裡有人嗎?”

他的姑娘在救人。

那麼,他就要替她掃清那些礙眼的東西。

“找到武皇,生要見人,死要見屍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