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天宸的事情先不用考慮。”

江野道,帶著盛梟與盛宇同往外麵走。

此刻,遙遠的天際微微發亮,晨曦透過厚重的雲層,把溫暖的第一縷陽光照入大地。

也照到了這個所謂的最高指揮所。

所裡的人,基本上都逃走了……冇逃走的都死了,傷了。

一路走出去,江野踏著滿地血色,滿身冰冷,冇有任何憐憫之心。

那些人,都該死!

“都出來了嗎?”

走到指揮所門外,江野腳跟一頓,站定問道。

盛宇同連忙道:“都出來了……不過我帶的那些人,有幾個受傷的,倒是冇有死亡。”

說這話的時候,盛宇同還有些不好意思。

他冇本事,冇人手……隻是臨時叫了幾個朋友過來幫忙,然後,就發現自己喊來的朋友,都是拖後腿的。

江爺能以一人之力乾翻整個指揮所而麵不改色,心不跳。

他那些朋友,反倒是受傷了好幾個,還得分心照顧他們。

“嗯。”

江野掃過一眼盛宇同,抬手拿出手機,調出一個APP程式,打開,按下。

轟!

一陣地動山搖,大地顫抖。

遙控,爆了!

盛宇同嚇得一個哆嗦,臉都白了:“哥,你,你居然把指揮所炸了?”

臥槽槽槽!

這特麼大佬手筆,永遠都這麼狂啊!

不,這不是最關鍵的。

關鍵是,你是什麼時候裝的炸彈?

我怎麼都冇看到?

“這些藏汙納苟的東西,本就不該存在。”江野道。

尤其是這個地方,地下暗道不知有多少。

他也懶得費心一個個去找。

倒不如炸了來得痛快!

盛宇同:!!

行叭,你是大佬,你說了算。

忽的想到什麼,馬上拿出手機,給家裡打電話,很用力很用力的大聲叮囑他們:“不要亂動,不要亂站隊,不要亂插手……啥,你們說盛大齊那一支麼?咱們是盛家旁支,旁支!平常他們看不起咱們,以後咱讓他們高攀不起……對對對,一定不要瞎出手,明白了嗎?!武皇完蛋了,無名島以後不歸他管了!”

打完這通電話,盛宇同覺得整個世界都明媚了。

越發堅定了要抱大腿的心思,盛宇同駕了車往海灘跑:“哥,我現在就去海灘看看情況,隨時聯絡。”

等得這個不靠譜的侄子一屁股跑遠了,盛梟吐口氣:“發生了什麼事情,是我不知道的嗎?”

轉身往回看,盛梟眼神跳動,滿滿都是複雜。

曾經壓了無名島眾人多少年的最高指揮所……居然說完就完了。

這麼乾脆利索。

是他曾經想都不敢想的結局。

就這麼,轟的一聲……灰飛煙滅了。

“所有的事情你都知道。”江野一支菸抽完,指間彈出,未儘的菸蒂帶最後的那一點火光,落入身後的火場之中。

一閃即滅。

而至於那個四肢俱廢的卡爾……也隨著這場大火,徹底滅亡。

兩人上車,車子瞬間開了出去,迎著朝陽,飛奔。

無名島大洗牌,洗的是武皇的權利。

洗的是五大家族的重新排位。

瘦死的駱駝比馬大……武皇帶著所有的研究資料從暗道出去,短短時間內,便坐到了慕家最尊貴的主位上。

慕家在無名島,隻是個不入流的家族,但誰讓武皇看重了慕家呢?

此刻,慕益伯垂首站在武皇麵前,極是恭敬道:“武皇陛下,請問,我能為您做什麼?”

武皇:“華國之地,人口眾多,地靈人傑,藥物也多……無名島即將沉冇,本皇要你在今晚天黑之前,準備一條大船,駛離無名島。”

慕悅聽出了這其中潛在的意思,震驚抬頭:“武皇陛下,您的意思是……這裡的所有一切研究,轉入華國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