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懶懶的看著車外的風景,等得宋天掉頭再度去往孟家方向。

這才道:“有些餓,先吃午飯吧!”

秦霜摸著肚子也有點餓了,打量一下四周,說道:“這江城我來得少,不知道哪裡有吃的……你知道嗎?”

她問宋天。

宋天也來得少,他也不知道啊。

不過沒關係,有人知道。

立時把電話撥出去,剛響了一聲,就有人接起。

意外的是,竟是個聲音脆脆的小姑娘,小姑娘劈裡啪啦像炒豆子一樣,話說得又快又急:“孟哥哥,你冇事了嗎?你拿的是誰的電話?你剛剛打架冇輸吧?孟哥哥,輸了也沒關係,我會去救你的,你等著我!”

話音落下……宋天都懵比了。

連忙打斷,說道:“抱歉,你是?”

林安然也愣了一下,詫異道:“咦?你不是孟哥哥啊,那你給我打電話是?”

宋天耐心的道:“我是孟歌的朋友,他剛剛是用這個手機號,給我打的電話……”

這樣一說,林安然瞬間就明白了,恍然大悟道:“我知道了,你就是那個宋天,宋大哥是不是?我是孟歌的未婚妻,我叫林安然……唔,你接到孟歌了嗎?他怎麼樣了?他還好吧?”

宋天:!!

現在的小姑娘,都這麼厲害的麼?

叭叭叭的一張小嘴,說這麼多,他都不知道怎麼回好了。

“給我吧。”秦霜接過電話,很快與林安然說明白了情況,然後問,“我們還冇吃午飯,找個地方吃飯,林小姐,你知道這附近,有什麼好點的飯店嗎?”

“有!”

說起吃,林安然是非常懂的,馬上道,“這附近有一個私房菜,特彆好吃……等一下啊,我把定位發給你們。不過,我也冇吃,我想跟你們一起吃飯,好麼?”

她眨巴著大眼睛,吃飯是假,想看看孟歌是真。

秦霜也不揭穿她,經過顧北風同意後,就答應了下來。

兩方約定地點,宋天按定位開車過去。

後麵跟著的張強,也隻好開車過去。

那是一間林氏私房菜,是林家一個親戚開的,跟林安然極是熟悉。

很快,林安然也趕了過來,秦霜知道顧北風喜靜,直接就要了一個安靜的雅間。

“明姐,我們去吃飯。”

顧北風抱著古明花進去,細心的給她安排坐好。

雅間裡冇有彆人。

隻有宋天,秦霜,還有一身是傷的孟歌……顧北風瞟了一眼孟歌,皺了皺眉:“你跟我來。”

隔壁雅間冇人。

顧北風拿了隨身的銀針,給他紮了十分鐘,說道:“傷得不重,不過我手頭冇有藥,等回去再給你。”

孟歌吸著鼻子,眼睛紅紅:“姐,我胳膊斷了。”

“知道。”

顧北風垂眸,把銀針收起,然後又走到他身後……突的出手。

一拉一拽的瞬間,“哢”的一聲響,接上了。

孟歌痛叫,滿腦門都是冷汗。

顧北風道:“隻是脫臼,冇斷。”

“謝謝姐。”孟歌小小聲的說,悄悄活動了一下手臂,果然冇斷……他跟著鬆口氣。

“說說吧,孟家,你是打算留,還是扔?”顧北風淡淡的說。

她並冇有坐下。

而是單手插兜,靠在了桌旁,一身的野勁,便這麼出來了。

孟歌下意識問:“姐,你說的留跟扔,是什麼意思?”

“留,放孟家一馬。”

“扔,自今天起,孟家從江城除名。”

話落,外麵冷笑一聲,有人推門而入:“小女娃,你知道孟家有多厲害嗎?張口閉口中讓孟家從江城除名,你好大的口氣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