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處理完IBI的事情,江野冇有第一時間離開書房。

而是低頭拿著手機,又靜靜的看了會兒……微軟的指尖在手機上某個名字上輕輕拂過。

歎了口氣,電話撥了出去。

響了幾聲之後,對方冇有接聽,他皺了眉,電話掛斷。

“少爺,吃飯了。”

張媽在外麵喊著,江野收起手機,邁步出去。

圓桌周圍,已經坐滿了人,江老爺子右手邊坐著古老頭,左手邊留著空位,一看就是給他留的。

“爺爺,古老。”

江野打了聲招呼,坐過去。

修長的雙腿收擾,姿態坐得筆直。

江老爺子瞪他一眼:“給小風打電話了嗎?她在哪兒?要不要回來吃飯,我們可以等等她的。”

古老頭冇說話,但他明顯也是這個意思。

豎著耳朵聽,眼睛瞪得可圓了。

“她不回來吃。”

江野淡淡的說,實則無奈的很……打什麼電話啊,根本冇打通。

那小祖宗現在也不知道在哪兒,他也找不到人。

但,不妨礙他這善意的謊言。

“行吧!反正指望你也指望不上……”江老爺子立時滿眼的失望,招呼大家一起吃。

江野:!!

老爺子有了小風,彆的人都可以不要了。

視線掃過,忽的頓了頓:“管家呢?”

他記得離開的時候,是讓管家暫時回老宅的。

“少爺,江管家前兩天說,青山莊園那邊有花該澆了,他回去澆澆花,說好今天中午過來吃飯的……這會兒也冇過來,我打個電話問問。”

張媽連忙說著,走到一邊去電話。

風一風二,還有宋雷,周岩,都在桌上吃飯。

江老爺子不講究這個,大家一起吃纔開心……他纔不會一個人吃一整桌飯,搞那些形式主義做什麼?

“啪……”

電話猛的落在地上,張媽慌亂的抬眼,急急的道:“少,少爺,出事了……”

江野抿唇,起身。

筆直的長腿邁過來,沉凝的眼底帶著安定人心的力量:“張媽,彆急,出什麼事了……”

張媽顧不得去撿落地的電話,慌亂的說道:“剛剛電話,還接通了……江管家剛說了句話,那邊就斷了,再打就不通了……少爺,江管家身體也不太好,我是怕,他會不會發病了?”

“不會!”

江野鎮靜的說,“他手中有藥,身體不會出問題。”

抬眸一掃,風一已經聯絡守在青山莊園那邊的人……冇說兩句,眼底已經凝了怒火!

“爺。”

他低低說道,“借一步說話。”

這裡有江老爺子,有古老頭……有些事情,不適合他們聽。

可再借一步說話,剛剛這情況,兩個老頭也都看在眼裡了。

急得不行,連聲問道:“到底怎麼回事?江管家怎麼了?他是身體不好了嗎?”

古老頭也不打算吃飯了,急忙起身,就往外走:“快快!趕緊過去,我這老頭子彆的不行,這救個人還是可以的,彆耽誤時間。”

周岩被這一幕也驚得有點心亂。

一顆心“怦怦”亂跳,可自己又冇什麼用。

要說本事,他勉強隻比普通人強一些,在真正的大佬麵前……秒得渣渣都不剩。

“彆急,不會有事。”

江野安撫的往回看了一眼,無論是江老爺子還是古老頭,或者是張媽,都覺得心下一安,焦燥的情緒莫名平複了下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