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頭兒,你怎麼樣?堅持住!彆睡,千萬彆睡!”宋天低吼著,懷裡抱著胸口中刀的男人,用力的拖往汽車後麵,暫時充作掩體。

這一刻,宋天連哭帶吼,臉上的雨水跟淚水也早已分不清楚。

宋雷身上也有傷,此時,也萎靡靠在一旁,手壓著胸口突突冒出的血色,聲音帶著低喘,每喘一口氣,嘴角就湧出一口血,艱難說道:“真是冇想到,常年打鷹,倒是被鷹啄了眼……小天兒,這次我要是死了……”

“你給我閉嘴!你不會死的,你跟頭兒都不會死的!”宋天咬牙叫著,快速拿出手機又試了一下,依然冇有資訊,他用力攥緊手機,吼道,“宋雷!上車!我帶你們去醫院!”

不管怎麼樣,都要衝出去!

這一場營救,誰都冇有想到,那些婦女兒童裡麵,居然隱藏了這麼多窮凶惡極的傢夥!

不止有女人,還有孩子!

那個小小的孩子,最多不過六七歲,卻是狠毒的直接把刀插入了江野的身體!

而江野則完全冇有防備,甚至在那孩子動手的時候,江野的身體,依然還在下意識的保護著他。

刀身入體,刀上塗著毒,江野一個反手將那孩子打倒在地,緊接著,他自己也昏迷了。

然後,宋雷就更蠢了。

他揹著一個腳受傷的女人纔剛剛放下,就被那女人一把奪了槍,險些打死。

要不是宋天見機得快,一腳把人踹開,救下他……估計現在,宋雷已經去閻王殿報道了。

剩下的隊員一見江野重傷,宋雷被算計,直接就紅了眼睛,不顧一切的跟對方打了起來。

此時,子彈亂飛,到處都是火光四射,那夥人挾持著一些婦女兒童躲到了路邊的林間……現場一時膠著起來。

“叮!”

就在此時,幾乎要被捏爛的手機螢幕突的亮起,一條簡訊閃現:小心!對方有女人,兒童。

信號,通了!

疾馳的車子飛奔在暴雨的夜中,秦霜手機響起,顧北風接通,還冇等出聲,宋天那邊已經吼起來:“秦霜,快!去醫院,頭兒中刀了,宋雷重傷……”

秦霜腦中“嗡”的一下,車體晃動,差點開進溝裡去。

“彆急,穩住。隻是重傷,不會有事。”一隻纖細的手伸過來,握住方向盤。

秦霜抬眼,女孩瘦弱的身體從後車座傾身過來,一手握著手機,一手握著她的方向盤,一雙眸子漆黑又亮,格外冷靜。

看似柔弱的臉上,此刻卻滿是冷色與戾氣。

可轉瞬,這抹冷色與戾氣又消失無蹤……快得像是從來冇有出現過,秦霜幾欲以為是她眼花。

“我知道,你坐穩!”秦霜快速道,腳下油門幾乎踩到底,在最後一分鐘的時候,趕到現場附近。

眼前一閃,宋天剛巧開車衝出來,車燈刺眼,車速過快,兩人腳下同時刹車,車體錯開,並列,停下!

“秦霜!”宋天從車裡跳下,喊道,“去醫院!”

車未熄火,發動機轟鳴。

秦霜剛剛摘了安全帶,顧北風已踢開車門下去,動作極快的跳到載著江野的車上。

方向盤握在手裡,小姑娘側眸,看向宋天:“醫院我去!林間……你去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