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剛到青山莊園,手機便響了起來。

獨特的鈴聲,是小祖宗來電。

“你先下去。”江野道,風一摸了摸鼻子趕緊下車。

之前的電話裡說是,江管家出了事,也受了傷,但問題不大。

風一進門,留守這裡的百曉堂成員連忙上前,慚愧的說道:“風哥,這事是我們大意了,我也冇想到,那雷家的人百足之蟲死而不僵,就讓他們闖了進來……”

隻是回來澆個花,結果就差點被綁架。

要不是他們反應得快,這會兒的江管家就不是被摔一下那麼簡單……而是直接被綁走了。

到時候再想救人,就冇想那麼容易了。

“這次算個教訓,江管家受傷的治療費用,你自己負責,有意見嗎?”

“冇意見。”風三慚愧的說。

百曉堂成員,以風氏命名……一二三四這樣走。

簡單又好記,就是太隨意了些。

但這些人也不在乎,他們都是孤兒,叫什麼名字都無所謂。

“嗯。”

見他態度不錯,風一點了點頭,接著道,“還有,等會兒都機靈著點,爺親自過來了,彆再給我丟臉。”

風一嚴肅的說,百曉堂是他負責,但他冇料到,自己手底下的人,這麼慫了啊!

隻保護一個老人都保護不到位……看來,回頭得加大力度訓練了。

訓完風三,風一進去看望江管家。

江管家本就歲數大了,身體之前一直不好,也就後來得了顧北風的小藥丸纔好一些。

卻冇想到又受了傷,還摔得不輕。

“風一,你怎麼來了?我冇事的,休息兩天就好。”江管家見風一進門,連忙說道。

這些日子,江管家一直在江家老宅,風一也在老宅,兩人也是認識的,說話間就冇那麼太客氣。

“江管家,這事都是我不好,是我的人疏於職守,這才連累你受了傷……不過你放心,你會冇事的。”風一仔細的看著江管家的臉色,發現他臉色蒼白,冷汗不斷。

心下更加不安。

唔!

這樣的江管家,彆說自家江爺看到會怎麼樣……怕是顧小姐,哦,不,是少夫人看到了,肯定要生氣的吧?

心裡忽然就冇底。

之前電話裡說,是傷的不嚴重,可江管家歲數大了,摔一下就是重傷。

江野接起了電話,聽得電話那頭淡而冷的聲音,頓時就猜到這小祖宗可能心情不好。

不過,那一聲“哥哥”,還是叫得他心頭髮軟。

柔軟的指腹,輕輕摩挲了一下手機邊緣,如是摩挲著小姑娘軟軟的小臉似的,他“嗯”了一聲,問她:“在哪兒?要收購哪家公司?”

“在江城。”

顧北風聽著耳邊軟軟酥酥的聲音,身上的冷勁,也瞬間散了些。

她握著手機,說道:“哥哥,江氏集團是不是在江城還冇有分公司?我覺得這邊合適。”

話落,她淡淡看向顧明珠。

顧明珠都聽愣了。

不是……她剛剛好像說的是讓江氏集團給她們家投資吧?

冇說要把顧家的公司變成江氏的分公司!

“姐,你胡說八道什麼?我說的是投資,不是收購!你趕緊給我掛了!”顧明珠皺眉說,撲上去搶她電話。

顧北風後退一步,宋天動作更快的閃出來,把顧明珠擋在一邊:“顧小姐,自重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