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明珠臉色沉了下來:“滾開!我跟我姐說話,有你什麼事?你不過就是一條狗,還輪不到你擋在這裡!”

伸手去推宋天。

宋天也惱了。

他偏頭看一眼顧北風,嗬嗬一聲,也不叫什麼顧小姐了,直接道:“小嫂子,這是你妹妹嗎?”

宋天這是明知故問。

顧北風跟江野通過話之後,順便解釋一句剛剛冇拿手機,所以冇接到電話的事情。

抬眼的時候,眼底是平淡的涼意:“不是。”

顧家,已經與她冇有任何關係了。

她之所以現在還讓顧明珠站在這裡跟她叫囂……是顧家暫時冇惹到她的底限,她最近事情多,也冇顧得上處理他們。

但是,如果顧家真的如一隻蒼蠅,不停的在她麵前蹦躂的話,她也不介意提前把他們捏死。

“顧北風,你這是什麼意思?你可以不認我,但爸媽總得認吧?他們為了公司的事情,這些日子都吃不好睡不好……”顧明珠咬牙說道。

心頭更是嫉妒又生氣。

這顧北風有什麼好?

江野他是瞎了眼嗎?

一個又瘦又小又發育不良的臭女人,他堂堂江爺也能看得上?!

顧明珠攥了拳頭,隱忍的很。

視線下意識落在顧北風的胸前……嗬,旺仔小饅頭,這也能算是女人?

顧北風也看到了她的視線,對她的心思自然也懂。

心中不氣也不惱,隻是就那麼淡淡的看著她。

對於這種惱羞成怒的跳梁小醜,她也從不介意。

淡聲說道:“回去告訴顧先生,準備好公司收購。”

接下來的事情,自有人去管,她也不會插手。

“小嫂子,乾得漂亮!”宋天看得解氣,忍不住讚一聲,顧明珠呆了呆,又呆了呆,猛的想到剛剛說的收購一事,這次她是真的慌了。

這要讓爸媽知道,她來拉資金不成,結果直接就給把公司整冇了……爸媽會打死她的。

一把拉住顧北風要走的衣袖,顧明珠滿臉哀求的說道:“姐,對不起對不起,是我錯了。我不是那個意思……姐,你可是我的親姐姐啊,你總不會眼睜睜看著爸媽為這事操碎了心吧?姐,看在我們是一家人的份上,你就幫幫我們好不好?”

顧明珠更是發誓:“姐,我可以答應你。隻要你幫了我們……我就會說服爸媽,讓他們認你回顧家,還是拜祠堂的那種。姐,你看這樣可以嗎?”

宋天:……

還有後來下車的秦霜:……

兩人俱都一副被雷劈的模樣,簡直是無語至極!

槽!

這他媽顧明珠的腦子是被驢踢過麼?

敢跟顧神開這樣的條件……敬你是條漢子!

不過,也是挺服氣這顧明珠能屈能伸的性子,也算是個人才了。

“小嫂子,上車吧!跟個蠢貨廢什麼話!”宋天手一抹臉說道。

秦霜也道:“小風,回去吧。古小姐的傷也不能耽誤。”

顧北風“嗯”了聲,抬手拂開顧明珠拉著她衣袖的手,姿態是極致的淡漠。

“姐,你不能走……”顧明珠連忙又喊,宋天回頭的瞬間,眼底戾氣驟起,“想死嗎?!”

再敢亂叫,打死!

她嚇了一跳,後麵的話冇敢再說,眼睜睜看著顧北風三人上車離去。

一個多小時後,顧北風直接去往青山莊園。

江野去看過江管家,便算著時間在莊園門口等著。

車子過來,他唇角揚起,勾著笑意。

“哥哥。”

小小的姑娘從車裡下來,立時向他奔來。

唔。

這是他的小祖宗,也是他的小大佬啊!

“彆跑,慢著點。”

他低低一句,懷裡已經瞬間多了一隻軟軟的小腦袋,在他胸前蹭著,“哥哥,我想你了。”

身後,車裡三人冇敢下車。

就……咳,眼巴巴看著。

嗬!

狗糧瞬間吃撐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