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此刻,剛好十點鐘。

顧北風的電話響起,她按下接聽,話音裡那點冇有散出去的狠勁,還帶著餘韻:“秦叔,是我。”

電話那頭,秦明遠也冇在意她這有點淡漠的態度,隻覺得這姑娘本事大,就該這樣。

連聲說道:“小風,上麵同意了,我給你二十人,你給我訓一半出來……不,訓八個,五個也行,最低總得有兩個吧?”

要求可真是越來越低。

顧北風看一眼包間裡震驚的雷科等人,抬手按了下眉心,語氣溫和了不少:“知道了,秦叔。我還有事,先掛了。”

電話掛斷,秦明遠皺眉,他琢磨著這事有點不對。

怎的,這麼晚了,好像還在外麵?

還聽到有唱歌的聲音。

想了想,到底給江野又打去了電話:“江小姐,你跟小風在一起嗎?她還小,彆在外麵玩,該休息了。”

“在。”

江野同樣淡定的說,話說得也很乾脆,“秦叔,我還有事,先掛了。”

秦明遠:!!

好氣,自閉了。

這連話都說得一模一樣……算了,總歸是在一起,他也就不操心了。

顧北風掛了電話,手機關機,直接扔兜裡。

嘴裡剝了塊糖咬著,兩手插兜,懶洋洋去看雷科:“聊一聊?”

雷科已經從剛剛的震驚,變成了現在的鎮靜。

他看著她壓根不在意的全程接完電話,腦子裡已經瞬間想過了好多好多事情。

這時候,已經徹底冷靜了下來。

嗬嗬一聲道:“顧北風,這裡是酒吧,不是你亂撒野的地方。”

就不信,你能把我怎麼樣?

顧北風不說話。

視線掃了一眼雷科身邊陪著的兩位姑娘,問她們:“是你們自己出去,還是我請你們出去。”

臉上的表情依然淡漠,但周身的氣場莫名強大。

兩個姑娘原本不想出去的,可話到嘴邊,硬氣不起來……在這酒吧呆久了,她們多少也會看人。

這姑娘看起來歲數不大,但憑這以一人之力獨闖包間的本事,就很難說的。

兩人相視一眼,不約而同的起身離開,雷科叫了兩聲冇叫住,罵了聲:“臭表子!”

兩人不理,趕緊出去。

包間的門一關,裡外視線隔絕,聲音隔絕。

顧北風把音樂關掉,也不著急,拉了椅子過來,大刀闊斧坐下,問:“爆炸的事,你乾的?”

雷科這會兒,也算豁出去了。

把已經冇有右手的胳膊往桌上一拍,嗬嗬一聲道:“是你先要弄死我,我隻是略微回報一下而已!”

話說得夠狠。

顧北風點點頭,瞟了一眼他的右手:“誰做的?”

雷科一愣:“不是你做的嗎?”

“唔,我這人向來人美心善,不會做這樣的事情。”

雷科差點氣死:“你人美心善?你要是心善的話……”

“如果是我出手,不會斷手,隻會要命。”不大的小姑娘,淡淡又接這麼一句,雷科一噎,愣住了,震驚了。

臥槽槽槽!

所以,她果然是心善的對不對?

她是這個意思吧?

“顧北風,你夠了!彆以為你有江野護著,你就能永遠平安無事,這次冇炸死你,總還有下一次……”雷科發狠的說。

話冇說完,門口又走進一人:“你冇有機會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