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看著雷科,如同睥睨於九天之上的神,目露憐憫的看著可憐蟲一樣:“天地萬物,世間一切,對於我來說,從冇那麼重要……雷科,你可以試試,當你鬆手的時候,你炸成碎片,而我,會亳發無傷。”

她目光看著他,幽幽流轉,似乎帶著天生的壓製!

雷科呆了呆,又呆了呆。

這一刻,他的心神漸漸就動搖了……唔,這是他的同學嗎?

好厲害,好厲害。

他可能,真的殺不了她啊!

“他是誰,他在哪兒?”幽幽的聲音又問。

雷科目光放空,腦中劇烈的爭鬥著。

到底是說,還是不說。

說,還是不說?

“他是誰,他在哪兒?”又是一聲幽幽的問聲。

如同輕輕的手指拂過,將腦海中的爭鬥瞬間拂得清明。

美麗淡漠的女子,目帶憐憫看著他,聲音極為溫軟:“說,他在哪兒?”

雷科木然的眼底終是閃過傻傻的笑。

他嘿嘿的說:“他叫小莫,他在金陽賓館1256房……”

江野勾唇,指尖在口袋中的手機上,輕敲了兩下。

酒吧外麵,宋天馬上佈置下去:“對方是個極其危險的人物,注意安全,金陽賓館1256房。”

隊員出動,如一張無形的網,撲向金陽賓館。

“他給了我五十萬,他說要你死。”

“他還說你帶了一個實驗人回來……”

“他想要那個實驗人。”

“實驗人去了青山莊園。”

江野:!!

目光倏然間更冷,他再次敲擊手機,宋天這會兒也嚇得夠嗆,氣急敗壞的大罵:“操!這他媽真不是個玩意!這是調虎離山!快!”

馬上給風一風二打電話,那邊卻無法接通!

這個小莫的,比想像中更狡猾!

他一邊讓雷科在這裡拖住顧北風與江野,另一邊……自己帶人去了青山莊園。

莊園裡,有百曉堂的人在,周岩也在。

但他們的目標,不是江老爺子,也不是江管家。

而是,古明花。

“把它給我。”

顧北風漆黑的眸,如同世間最黑暗的深淵,她看著雷科,慢慢的伸出手。

雷科嘿嘿,把那炸彈遞過去,他說:“假的,我纔不想死……”

炸彈入手。

顧北風發現引信已經拆除。

這炸彈,是假的。

她抿了抿唇,一拳砸在雷科臉上……雷科“蹬蹬”後退,鼻血瞬間流出,眼神也跟著忽然清明!

當他看到剛剛還受他威脅的顧北風,忽然就麵色冰冷距離他僅僅隻有兩步的距離時,他眸光一閃,再次狠毒大叫道:“顧北風!你是想死嗎?”

顧北風目光冰冷。

手中拆了引信的炸彈,猛的砸向他的腦袋。

雷科白眼一翻,砸暈過去。

“這裡你處理!”

顧北風第三次冇有喊哥哥,她身形一閃,從他身邊掠過……從外麵搶了車,在所有人震驚加懵比的眼神中,那車子已如電閃般的速度竄了出去。

完了。

顧神發飆了!

宋天呆了呆,下一秒,自家頭兒的身影也從酒吧內大步而出,視絲掠向宋天,帶著冰冷的寒:“處理現場,帶回雷科,我要他活著!”

宋天:……

宋天:!!

他下意識把剛剛在電話裡聽到的內容全部忘光光……操!

果然顧神發飆是有理由的。

原來,原來那個古小姐,是個實驗人嗎?

狠狠的吞一下口水,又吞一下口水,宋天有點麻。

宋天帶人衝出去,極速將雷科控製起來,並封鎖現場。

這種事情,赤狐小隊如果插手,也不用再報給秦明遠了。

江野垂眸,迅速在手機搜尋頁麵輸入“實驗人”三個字。

果然,訊息已經發散出去。

江野握了握手機,眼底閃過一抹噬血的殘忍!

“動手!”他撥出一個號碼,寒聲道。

與此同時,早就閒置了很久很久的五號基地,動起來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