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一揮手,五號基地暗堂的人衝過來,七手八腳把死掉的人拉出去,受傷的人直接敲昏,再拖走,隨之便有人拿了抹布水桶過來,利索的收拾,擦地。

刹那間,整個現場乾乾淨淨。

江老爺子:!!

震驚看著這一幕,嘴唇都哆嗦了。

唔,這業務……也太熟練了吧!

忽然想到什麼,他連忙說道:“快,快,還有古小姐……”

話音未落,外麵一陣突然咆哮的汽車聲衝進來……大鐵眉頭一皺,也不知道來者是敵是友。

他撲到窗邊去看。

卻隻見到剛剛停穩的車子車門大開著。

一道極快的身影掠過眼底,撲向莊園的另一側。

“臥艸!這……是人是鬼?”大鐵呆了一呆,喃喃的說。

秀才半眯著眼睛,也震驚了:“比我的速度還要快……”

而此刻,顧北風速度豈止是快?

已經到了一閃即逝的地步!

衝入一樓大廳,速度絲毫未減,瞬間又以極為驚人的彈跳力,縱身直撲上樓。

雙手握緊欄杆,腰身扭動,雙足甚至連落地都冇有,又直縱落入房中!

“砰!”

甩手猛然砸出,小莫舉起的大刀狠狠被砸偏。

強大的力道將他逼得倒退兩步,手臂巨顫,大刀猛的落地。

“啊”的一聲慘叫,小莫手腕虎口出血,他震驚回首,顧北風身影晃動,已飛速上前。

掠起一腳,砸在小莫腰間。

刹那間的暴發力,將小莫如個沙袋一樣,狠狠砸出。

又“砰”的一聲拍在牆上……骨頭都斷了!

顧北風天生力氣大。

此時又是含怒出手,絕不留情!

“明姐!”

冇有去看小莫會不會死,顧北風彎腰,急聲叫著。

古明花已經昏迷。

再怎麼完美的實驗品,也禁不住這樣的四肢俱斷。

更何況,她身體裡被注了神經性毒素,極為折磨。

“該死!”

顧北風咬牙,眼底瞬間拉出了腥紅的血絲……體內的燥勁再也壓不住。

“不……不要。”

古明花沙啞的出聲。

她醒了。

隻是,她四肢俱斷,連抱她都不能了。

顧北風深深的吸了口氣,又吸了口氣,終於壓下心頭要殺人的狠勁。

她抿唇,腥紅的眸拉出血色,盯著她道:“明姐,你哪裡疼?”

哪裡疼?

是全身都在疼吧!

她明明知道,她全身都是疼的。

可她還是問了,似乎這樣問了……她就不會疼了一樣。

或許,隻要明姐說不疼,那就是不疼。

她是在騙自己,固執的騙自己。

“我不疼。”

古明花道,“不是說要經曆風雨,才能見彩虹嗎?小風……”

擇日不如撞日。

就今天吧!

能救,便救。

不能救,便殺了她吧!

如果說,之前的古明花還有希望,還可以站起來,還可以治好身上的傷,祛除體內的毒……她可以如同其它正常人一樣,站在陽光下。

隻求,能站在陽光下就好。

她真的是這樣想的。

可現在,她不想了。

四肢俱廢,全身皆毒,連正常的皮膚都冇有,跟個怪物惡魔一樣……這樣的她,連她自己都覺得噁心!

彆……治了吧!

殺了我吧!

“你疼。”

顧北風說,“你知道疼的。知道疼,才知道自己還活著。明姐,相信我!”

她低低說完,忽的彎腰,小心的抱起古明花,上樓進了已經準備好的……治療室。

這裡不叫實驗室,明姐也不是實驗品。

她是在治療!

“明姐,接下來,把一切都交給我,好嗎?”

把人放在雪白的手術檯上。

顧北風把她身上的衣服都剪掉。

露出她冇有皮膚的身體。

長年累月的這樣活著,她身上的肌肉,已經被布料磨得發黑,發硬。

伸手按了按,卻還有彈性,還有溫度。

“裸露的組織細胞,已經完全死亡……想要植皮,就得,重新來過。”

但她這裡,連第一需要的皮膚都冇有準備好。

一針麻醉紮下去,顧北風拿出手機,給古老頭撥出去:“老師,過來一趟。”

給醫會撥出去:“……我要的東西,準備好。”

給衛涼撥出去:“我需要一些藥,讓周舟帶回。”

給黑龍撥出去:“誰動了我的人,查清楚,告訴我。”

一個,都跑不掉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