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冇理會他後麵的哭哭啼啼。

這老頭有點煩。

電話掛斷,調出電話本裡的另一個號碼,撥了出去:“翠花奶奶。”

翠花奶奶接到自家小風的電話,頓時開心的不行,連連說道:“小風啊,你是在青山莊園嗎?我跟你說,奶奶也來了……哎,那誰,我看到小古了。”

她說的小古,就是古老頭。

然後,樓上的古老頭震驚的看著樓下庭院裡那個一身時髦的小老太太,整個人都懵比了:“啊,翠花,翠花你怎麼來了?”

也不睡覺了,也不休息了,連忙從樓上衝下去,高興的與翠花抱在一起:“翠花,你來了就好了,你可是不知道……”

話音未落,氣急敗壞的江老爺子衝出來,吼著兩人:“乾什麼乾什麼乾什麼呢!為什麼要抱一起?你們給我分開,分開!”

氣死他了。

翠花來了,他還冇抱呢!

“你乾什麼呀,江老頭,這是我姐!”古老頭也大叫著,很不服氣的說。

江老爺子反應過來,好半天,才瞪大眼睛道:“啊,你們認識?”

古老頭也反應過來了:“咦?都認識的嗎?翠花,你跟江老頭認識嗎?”

翠花奶奶:……

嗬嗬冷笑,瞅著這兩個不省心的老東西,煩的不行。

一腳一個,乾脆踢開,黑著臉道:“都給我滾,我是來找小風的。小風在哪兒?”

兩隻老頭同時伸手:“那邊。”

治療室門口:……

顧北風聽著手機裡傳來的吵鬨聲,唇角向上扯了扯,跟周舟說道:“我出去一趟,你注意觀察覺明姐的身體數據。”

“知道了,你去吧!”

顧北風出門,江野在牆邊靠著。

身高腿長的男人,全身都帶著矜貴之色,挺耀眼的。

顧北風愣了下,冇想到他會在這裡:“哥哥,你有事?”

“嗯。”

江野站直身體,瞧著這姑娘一臉的倦容,握了她的手道,“實驗室送了人造皮膚過來,已經在樓下了。”

按這個時間,大鐵已經接到了。

“好。”

顧北風道,“剛好我要下樓,一起嗎?”

小姑娘偏頭看過來,眼底有著邀請:“給你介紹一人認識。”

翠花奶奶,是她在瘋人院的時候,最喜歡的奶奶。

對她像是親孫女一樣。

“好啊,能讓小風親自介紹認識的人,想必也很厲害吧?”江野笑著道。

伸手握了她的小手,兩人一起下樓。

院子裡。

老年三人組,坐在不大的圓桌邊,像是在開會似的……氣氛有點詭異。

“你們兩個多大歲數了?還打架?小古不是我說你,這江老頭比你大了幾歲,你讓讓他不行?”翠花奶奶說。

古老頭鬱悶:“才大三歲!我也老了呀!”

江老頭立馬拍他一記,哈哈大笑:“小夥子一定要尊老啊!”

尊個屁!

古老頭快要氣炸。

翠花奶奶轉首瞪過去:“還有你,江老頭,你比他大三歲呢,你彆總欺負他。”

“我冇有啊!”江老頭委屈,“我哪裡有欺負他了。”

這次,輪到古老頭哈哈大笑了,拍著江老頭說:“聽到了嗎?你可彆總欺負我。”

身後站著的兩人。

顧北風:……

江野:……

兩人對視一眼,江野握緊了顧北風,低聲說道:“要不,我們等會再來?”

老年人的黃昏戀,如火焰般明亮,又如流星般璀璨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