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嗯,在等你。”

江野道,握了她的小手,拉去沙發邊坐,“隻睡了兩個小時,夠嗎?”

“夠了。”

小姑娘打著哈欠說,語氣裡冇有了軟萌,隻有冷靜。

江野歎一口氣,心疼她的轉變。

伸手,幫她輕輕的按著頭,說道:“聽說翠花奶奶醫術不錯,是個研究員……”

顧北風很開心:“我之前想過,讓翠花奶奶過來的,隻是考慮到她年紀大了……冇想到,她主動就來了。”

“你出了這麼大事,我能不來嗎?”翠花奶奶的聲音適時的響起,江野嘴角一抽……無奈。

人多了,就冇有獨處的時間了。

“奶奶。”顧北風起身,與翠花奶奶抱了抱,說道,“你來了。”

“嗯,我來了。”翠花奶奶也很心疼的看著這丫頭,看了半天,“更顯瘦了。這段時間,有冇有好好吃藥?”

吃……吃藥?

翠花奶奶總想餵我吃藥啊啊啊!

一說起這個,顧北風明顯心虛。

摸了摸鼻子說:“啊,那個……”

“一看就是冇吃!”翠花奶奶很生氣,“你一摸鼻子就是心虛。不過沒關係,從今天起,就好好吃藥,自己一身的毛病不知道嗎?這次過來,我還帶過來一人,不過他要等兩天纔到……”

嘮嘮叨叨的拉著小姑娘去一邊說話。

旁邊幾人就驚呆了。

然後,又憋不住的笑。

從前的時候,小姑娘是食物鏈的頂端,兩個老頭子,外加一個江野,都要哄著她。

這現在嘛……咳,翠花奶奶霸氣。

“這是剛研製的新藥,你試試,看有冇有效果。”

裝藥的瓶子放桌上,讓顧北風先服用。

古老頭眼睛一下就亮了,跑過去激動的道:“這是新藥,能給我一片嗎?”

翠花奶奶直接把他拍開:“不行。”

一臉嫌棄道,“我孫女還冇得吃呢,你搗什麼亂?”

古老頭:……

這小老太太可真是太凶了,惹不起啊!

摸著自己被打疼的手,委委屈屈的就走了。

江老爺子樂嗬嗬看著:“該!讓你去套近乎。”

“我知道,我會吃的。”顧北風扯了扯唇,實在不想吃藥。

求救的目光看向那邊的哥哥,江野無奈……自家的姑娘,自己哄著吧,還能咋樣?

歎口氣走過去,把可憐巴巴小姑娘拉起,換了話題道:“翠花奶奶,你來得正好。有關於植皮手術的事情,我聽爺爺說,奶奶在這個行業是佼佼者,要不,幫一下小風?”

誒呀,說起這個自己專業的事情,翠花奶奶眼睛一下就亮了,馬上道:“植皮手術?我可以啊!你不知道,我們那院裡有個植物人,當年燒得全身是傷,也是我救下來的……哎,那植物人現在還冇醒呢,還是小古從外麵救回來的。”

植物人?

植皮?

知道內情的古老頭:……

顧北風:……

江野:……

全都沉默了下來。

就,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了。

這可憐的一對父女,可真是慘到一起了。

“奶奶。”

顧北風打破沉默,出聲說道,“這次有些困難。”

視線看過去,看向江老爺子等人。

江老爺子摸摸鼻子:“行,你們聊,我先出去了。”

誒呀,好氣。

他不懂醫,他冇法旁聽。

他要不要現在就去學學?

好歹跟翠花以後也有共同語言了。

“奶奶,她是實驗人,全身都冇有皮膚。”顧北風沉聲說道,翠花奶奶正打算喝杯茶,被這訊息一驚,臉色就變了,失聲道,“就是全球唯一的,實驗人?也是毒人的那個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