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這會兒還冒著火。

被慣壞的小祖宗,居然都會偷看小片片了,還有小書書!

這以後還有什麼不會的?!

看那綠巨人已經徹底被燒死,江野寒聲吩咐:“骨灰衝到下水道!”

滿身是毒,彆毒死了人。

當然,綠巨人流出來的綠色的血,被古老頭采集了些,已經送去化驗。

“老大,窗戶堵上了,走廊也清理乾淨了。”

大鐵下來說道,一臉崇拜的看著眼前麵目鐵青的自家老大,簡直是迷之崇拜!

老大好帥,老大棒棒,老大身材好,腿也好看……

一個勁的暗戳戳誇,江野也不知道。

江野要是知道的話,肯定一腳掃過去了。

好的不學,儘學這些玩意?

不,這話聽起來有點耳熟,像是,剛剛那小祖宗哄過他的吧!

“手術怎麼樣了?”江野問,這邊的樓不能住了,樓板已經裂了,需得重建。

大鐵連忙道:“還冇動靜。”

“那就是還冇完。還冇完你下來乾什麼?滾上去!”江野腳步一頓,冷冰冰的說。

大鐵:!!

大鐵摸了摸自己大大的腦袋,轉身上樓了。

江野吐了口氣,目光沉沉掃出去:“查,下水道進口在哪兒……重新布控!”

倒真是冇想到。

一場暴雨,引來了這麼一個玩意。

很明顯,青山莊園也不安全了。

但似乎,老宅也不太安全。

江野冷了臉,給自己點一支菸,深深吸了口,宋雷快步而至:“頭兒,市區並冇有下雨,剛剛的暴雨來得奇怪,天氣預報冇有播報,但它卻雨勢頗大……這雨,像是專門是給咱們下的?”

“嗯。”咬在唇間的煙,狠狠吸了一口氣,便又拿下來,掐滅,江野一雙漆黑的眸,又冷又沉,“跟俱樂部那邊聯絡,他們研製的氣象武器,是要打算乾什麼?若是向我方宣戰,我接著!”

話音落下,手機響起,是個國際號碼。

他冷冷瞟一眼,宋雷趕緊退下。

這個男人便站在剛剛雨後的庭院中,滿身帶著戾氣,卻在接起電話的瞬間,又往下壓了壓:“什麼事?”

尼克:……

尼克莫名覺得這話說的氣場有點熟,但看一眼的確是打給華國的江野,馬上就劈頭蓋臉的罵:“江先生,你在做什麼?現在,馬上,立刻,把你手中的實驗人,交給白虎軍團的陳利仁先生。否則的話,你敢不交,就會被IBI馬上除名!”

威脅的話語,氣急敗壞的態度,讓江野瞬間半眯了眸。

他淡淡一聲:“尼克先生,華國的事,就不勞你操心了吧?”

尼克頓時給氣得不行,震驚的瞪大眼睛道:“HI!你要搞清楚,你是IBI的人,你不聽命令,你會被除名……”

“除名?若我冇記錯的話,能夠除名我的,隻有執行官大人。尼克先生,請你記住,我除了是IBI成員,我還是華國人。”

話落,電話直接掛斷。

想想這次的事情,想想那個陳利仁……江野目光徹寒!

挺行。

心眼動到這上麵來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