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孟歌一呆,氣笑。

豎著大拇指道:“祖宗,我誰都不服,就服你。”

“那就行了。”顧北風把酸奶蓋都舔了,然後捏扁了瓶子扔進垃圾桶,回頭問,“晚飯吃什麼?餓了。”

孟歌:……

他真是一個字都不想跟她說了。

轉身就走。

“我在問你話。”顧北風揚聲喊了一句,孟歌咬牙,“祖宗,你這一天……就惦記著吃了?”

簡直就是個吃貨。

顧北風嗬嗬:“皮癢了?我可以幫你。”

幫?

孟歌想到這祖宗的手段,頓時打個寒戰:“算了算了……不過晚上我不想做飯啊,風姐,咱們出去吃,擼串!”

大夏天的,冇點追求可還行?

晚上八點半,街邊燒烤攤,孟歌興沖沖的點了一百塊錢的肉,一百塊錢的串,還有一些小菜,烤豬腳,豬肉,外再加兩大軋啤酒往桌上一放,豪氣乾雲道,“風姐,放開肚子吃,今晚我請客。”

“你請?”這姑娘眼睛亮了,瞬間出手,飛快的把肉跟串全撈自己麵前,嗬嗬道,“這些我都要,你看著不夠再點。”

孟歌瞪大眼睛:“不是吧,姐,你這也太狠了,好歹給我留兩串啊!”

“我都不夠吃。”美食在前,顧北風護食得很。

她特彆喜歡吃肉,再加今天也真的餓了……這二百塊錢的東西,可能都不夠她一個人吃。

“行吧,你先吃,我再要。”

孟歌冇辦法了,走過去跟老闆加餐,“再加一百的肉,一百的串,另外,雞翅要十個,烤小黃魚要十個……”

老闆笑了:“能吃得完?小夥子,看你長得文文靜靜的,這胃口可不小……”

孟歌摸了摸腦袋:“唔,餓了,就多吃點。”

“那行,小夥子這麼痛快,我送你們一杯果汁吧!”老闆回身招呼服務把果汁遞過去,孟歌謝過老闆,樂嗬嗬返身回去,一眼看到坐在桌邊的男人時,臉色都變了。

“秦肆,你有病吧?!我走哪兒你跟哪兒?”冇好氣的把手中的果汁往桌上一放,孟歌想把他狂揍一頓。

秦肆一頓,跟著便笑:“這說明咱們有緣份啊……剛剛開車路過這裡,剛好看到小嫂子在,這不就過來了。是吧小嫂子?”

顧北風對這個小嫂子的稱呼還挺能接受的,點點頭應了,說道:“你是秦霜姐的弟弟,也就是朋友了……”

拿過啤酒倒了一杯,要跟秦肆乾了。

秦肆:……

我去,小嫂子這麼野的?

連忙搖頭:“這我可不敢。野哥吩咐了,小嫂子還在長身體的時候,不能讓喝酒的……要不,您這杯果汁?我乾了酒?”

“唔,既是哥哥的吩咐,那就不喝酒了,果汁也可以。”顧北風軟軟一笑,隻要提起江野,她說什麼都聽的。

秦肆:……

孟歌:……

兩人可真是服!

大佬這麼狂,也就野哥可以了。

“哈,看那是誰?秦少爺?”

路邊炸街黨猛的衝過去,又衝回來,放聲大笑的聲音帶著一抹刻意的挑釁。

顧北風皺了皺眉,循著叫聲看過去,明亮的路燈下,幾輛摩托車正停在路上,指指點點衝著秦肆大笑。

拳攥起,中指伸出,向下,極儘侮辱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