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黑龍也是服氣的緊。

跟顧北風說:“小月亮,實在不行,就把古小姐換個地方藏吧……現在整個青山莊園都快被盯成篩子了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顧北風扣了一塊糖,慢條斯理的說,“盯上了,就擺脫不了,換哪兒去都一樣。”

“這可真是麻煩。”黑龍撓撓頭,又說,“植皮手術成功了,那她的臉,還是有問題吧?”

“嗯,我打算製作幾張麵具。”

嚴絲合縫的貼到臉上,會跟真的一樣。

黑龍默了。

他就想知道,他家小月亮,還有什麼彆的本事,是他不知道的嗎?

“蘇研。”

顧北風打開了通話,監控中,蘇研抬手捂住耳麥,抬眼向上看了眼,笑了,語聲溫柔說道,“小風。”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道,“王小米需要活著。”

這時候,打死一個人是很簡單的,但是要從這個拳頭大小的洞中,想辦法一招製住王小米,還不能讓她死了,這就需要一定的技巧了。

蘇研略頓了頓。

忽的又回去頭等艙,從隨身的包裡,拿出手機,拿出鋼筆,拿出一卷紗布……然後,奇奇怪怪的東西又拿了好些出來,最後組成了一個可以致命的簡易麻醉設備。

麻醉針的話……蘇研摘下手錶,從手錶的錶帶裡扣出一根生耳,從眼鏡腿裡,拽出一管小小的液體。

把生耳從裡麵沾了沾。

麻醉針就做好了。

風揚:!!

目瞪口呆看著……臥槽!

這他媽,傢夥什挺全啊!

居然比他一個殺手頭頭更像殺手。

想到這些,風揚不服氣的把剛剛被弄暈的劫匪,又挨個上前踹了幾腳。

那外國乘客看著這一幕,直眨著眼睛,不敢說話。

唔!

這個東方人,太凶了。

“麻煩讓一讓。”

蘇研很有禮貌的說,風揚把路讓開,抱胸站在一側,看著他忙活。

如果用槍的話,那個拳頭大小的洞,可能不太方便,還容易誤殺。

但是如果用這個更小巧的麻醉針,就方便多了。

蘇研瞄好角度,“噗”的一聲,尖銳的生耳衝進去,刺入王小米脖頸一側。

她一頓,猛的回頭,就看到了那個融出的洞。

目光震驚,發狠的道:“該死!我是不會讓你們成功的!”

在她暈倒過去之前,照著副機長直接開槍。

副機長也還算是機靈,關鍵時候,連忙閃躲了一下。

砰!

子彈擦著副機長的耳朵飛過去,打中了飛機儀錶盤。

一陣劈裡啪啦亂響,火花四濺,王小米倒下……副機長忍痛過去,用力拉開艙門,急得大叫:“這,這可怎麼辦?”

風揚衝進去,先把王小米踢到一邊,又檢查一下飛機的損壞程度,跟顧北風快速聯絡:“出事了,要緊急迫降。”

顧北風:……

吐一口氣,真上火啊!

鎮定一下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跟蘇研聯絡:“接下來的事情,交給你。”

蘇研戴了眼鏡,收了麻醉針,瞬間又變得成功人士一樣,挺是優秀的:“放心。”

兩個字說完,已經接管了駕驗艙。

副機長不肯走,緊張的看著一切,生怕蘇研操作不熟練出事。

機長頭部受傷,昏迷不醒。

“行了,來兩個人,先把機長抬走。”風揚馬上說道。

等得機上的空乘人員把機長抬出去,風揚又讓人把王小米綁了起來。

現在冇空跟她計較,回頭再算帳。

“緊急迫降白虎山機場!”顧北風沉聲道,蘇研答應,“收到!”

而此刻,地麵也接到訊息:迫降白虎山機場!

所有人員再次迅速趕向白虎山機場。

顧北風坐在黑色乘務車裡,看著那個一身冰冷的男人帶隊前行……唇角勾起淺淺笑意。

這一刻,江野剛好抬頭,精準的視線像是長著雷達一樣,隔著風,隔著空氣,隔著黑色的車窗玻璃,看到了她。

等我。

唇瓣輕動,江野轉身上車。

顧北風挑眉,剛還是滿身的沉著,現在就是……軟的不行了。

嘀嘀咕咕的說:“為什麼要等呀,哥哥,我要去找你……”

再次給風揚發訊息:那個洞,給我堵了。

風揚:!!

震驚得差點吐血。

就,你可做個人吧!

這融的時候好融,這堵該怎麼堵?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