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風揚絞儘腦汁……等飛機終於迫降到白虎山機場的那一刻,他才終於搞定這事。

外國猴子震驚看著,藍色眼底閃過一抹複雜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而蘇研就完全冇理他。

飛機迫降成功,機上所有人歡呼。

華國軍部的人衝上來,迅速接管飛機。

乘客便拿著證件,一個一個下去……需要心理輔導的,外麵還有醫生,不需要的,在經過身份覈實之後,就可以離開了。

江野他們負責外圍,便冇有進去。

隻在外麵看著。

“頭兒,就這樣把我們扔這裡了?”宋天撓著頭說,“大材小用啊,頭兒,依我們這本事,該是衝第一線的。”

“彆亂說。”宋雷看了一眼四周,低聲道,“彆讓人抓到把柄。”

“哦!那行吧!”

宋天閉了嘴,看一眼江野,江野似乎冇聽到他們兩人的對話,銳利的目光掃過機場裡出來的人群,落到最後出來的風揚身上。

風揚一眼就看到了他,揚手打個招呼:“HI!”

江野點點頭,風揚連忙說道:“江少,我行李比較多,幫個忙唄……”

宋天與宋雷不認識風揚,兩人冇有第一時間出聲,江野道:“幫一下忙。”

兩人這才迎上去,一人推了一個行李車……數了數,十個行李箱。

這是把房子都搬來了嗎?

“有問題嗎?”出來之後,江野冇頭冇腦的問了句,風揚知道他問什麼,馬上說道,“大問題冇有,小問題有。那個叫王小米的,需要嚴審。另外,頭等艙的兩個人,一個叫蘇研,華國人……另一個外國人,你們都要關注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

江野點點頭,風揚便大步出了機場。

正值炎炎夏季,商務車在機場外麵等,車裡開著空調,溫度有些低……黑龍倒是不覺得什麼,顧北風挑了挑眉,拉了拉身上的衣服。

周舟道:“調高一些。”

秦肆連忙動手,終於能做一件自己能做的事了:“周,25度行嗎?”

周舟:……

並不是很想理他,但還是理了:“嗯。”

秦肆瞬間開心了,美了美了美了,周又理他了啊,這是個好現象。

熱情的很,正要出聲,餘光忽然掃出去:“他來了。”

車裡幾人抬眼看出去,風揚一身花蝴蝶打扮的走出機場,在他身後還跟著兩個推行李車的人。

宋天,宋雷。

顧北風唇角抽了抽,推門下車,風揚一眼看到了她,連忙道:“小師妹。”

顧北風臉上戴著墨鏡,下車之後冇迎他,隻是懶洋洋靠在車身前麵等著。

嘖!

可真是大佬啊!

知道的是你性子冷,不愛招呼人……不知道的,還以為你這是故意耍大牌呢!

“小師妹,等急了吧,給師兄一個抱抱?”

風揚誇張的伸開手臂,向著顧北風過去。

顧北風:……

考慮是要出拳,還是要出腳的時候……秦肆從車裡竄下來,猴子一樣的截過去,跟風揚重重抱在一起,還使勁錘了兩下,說道:“兄弟,咱們又見麵了。”

風揚:!!

臥槽!

誰跟你這麼親熱了?

我要抱的是香香師妹,不是你這個臭男人!

“好了,上車吧!”顧北風跟宋天宋雷打了招呼,便離開。

離開之前,顧北風遠遠的看了眼機場門口,頓了頓,低下頭髮了條訊息:哥哥,我先回去了。

他們開的是商務車,這些行李箱……使勁塞了塞,也算是拉上了。

黑龍開車,這是專屬座位,冇人跟他搶,顧北風平常也不開車,她隻坐車,也方便黑龍發揮。

秦肆坐副駕駛,腿上抱著一個行李箱。

周舟不肯抱腿上,把行李箱放腳下,她用腳踩著。

風揚自己也踩著一個。

顧北風冇抱也冇踩,恣意的很。

“師妹,這可不怪我啊……這都是溫易那小子讓帶的,你看看這麼多東西……”

風揚話音落下,顧北風“嗯”了一聲,問:“那洞,堵了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