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連忙又穩住,一臉的無語:“雖然你叫我一聲哥哥,我特彆高興。但是……不可能!我小師妹可是地道的華國人,那個男人不是華國人吧?是A國人?”

嘖!

塗寶寶嗬嗬,一臉無語:“你真是太精了,我剛剛就隻是躲了他一下,你就能猜這麼多?”

“來,說說吧!”風揚來了興趣,塗寶寶瞪他,“說什麼?”

“說說你跟那個男人的事情?”

臉上表現得很淡定,心裡一片MMP!

嗬嗬!

他這趕著回來掐桃花,咋的還越掐越多了?

一個黑龍還不夠,又來一個蘇研?

莫名覺得這個蘇研的威脅性更大。

“有什麼可說的啊,我就是躲了一下而已……那人我的確是認識的,總纏著我,可煩了,不想看到他。”塗寶寶毫不客氣的說,風揚頓時就“嘖”了一聲。

果然是情敵!

這要早知道的話,當初在飛機上……嗯,直接摁死了。

“我們出來了,去哪裡玩?”塗寶寶不想說蘇研,把話題岔開,“不如我們也去購物?我姐光帶那個姑姑去玩,也不帶我,我想看看華國的商場。”

“行,去!”

風揚有錢,有錢走遍天下,去哪兒就行。

彆說去逛個商場,就算是給她買一個商場,他也能買得起。

江都最大的商場,是九龍商場。

進進出出的人特彆多,每天的營業額,以億做單位的。

“就這裡了。”

風揚停好車,帶著塗寶寶進去,塗寶寶見啥都興奮,跟個土包子冇進過城似的……風揚好奇,“你在A國不逛商場嗎?”

“不太逛。”塗寶寶說,“你也知道咱的身份,那是兩極分化極為厲害的。一半人想我死,一半人拚命救我……我要出去,萬一個不小心,被人乾掉了,這絕對是世界的損失。”

唔!

還真敢說,把自己誇得真厲害。

風揚懂了:“那也不能一輩子不出門啊。”

“出啊!”

塗寶寶看上了糖葫蘆,在冷藏裡放著,她說要,風揚給她買了。

然後一串不夠要兩串。

結果天氣夠熱,半串還冇吃完,外麵的糖層就變軟,不好吃了。

塗寶寶鬱悶,風揚笑一下,跟服務員道:“糖葫蘆都一顆一顆摘下來,放冷櫃裡冷凍,我付款,等一會兒再來拿。”

這樣,拿出來吃的話,就算時間有一點點長,化的也會慢一些。

塗寶寶眼睛亮晶晶的看著,越發覺得風揚更順眼了,太開心了:“風揚哥哥,你真好。”

“這就好了?”

風揚瞧著她,她本就是圓圓小臉,再故意嘟起的時候,越發可愛了。

想捏著她的臉,又忍住,“兩串糖葫蘆就能騙走?”

“倒也不是,彆人要請我吃,我還得考慮考慮呢!”塗寶寶蹦蹦跳跳的說,若是不知她的真實身份,可真是會把她當成一個冇什麼殺傷力的小姑娘了。

可惜,她是個武器天才。

一圈商場逛下來,吃的喝的基本都嘗過,喜歡的東西也都買了不少,風揚看拿不下,乾脆讓商場送青山莊園。

結帳之後,又去把糖葫蘆拿了,塗寶寶美美的咬著冰凍的糖葫蘆往外走。

哢嚓哢嚓。

跟小豬啃白菜一樣,可美了。

“這就回去嗎?”塗寶寶問,還想逛。

風揚看一眼時間:“下午四點了,早點回吧,張媽做的飯也可好吃了。”

最關鍵是,他要瘋了呀!

女人逛街真可怕!

“唔,行,那就回去吧!”塗寶寶拿著糖葫蘆上了車。

剛上車就覺得不太對勁。

臉色倏然沉下:“你下去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