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還未從機場返回,便知道這裡出了事。

他目光冷凝,跟秦時遠接通電話:“秦叔叔,先是劫機,又是市區爆炸……對方必定有所圖謀!”

僅僅隻是一個實驗人,還不足以做出這麼大的事情。

太過打草驚蛇。

“知道。”

秦明遠握著電話,目光也極是冰冷,“你安心守著機場,學校方向,有我們的人趕過來。”

因為處理得及時,學校的學生都放學離開,老師也在第一時間回到大樓,並保護了自己。

這一場爆炸,除了炸飛了整個操場,外加風揚這唯一的一個受傷人員之外……其它人皆都平安無事。

掛了電話,秦明遠又馬上命令下去:“控製輿論,有關此次爆炸的一切事情,都不許網上披露!”

“真是太猖狂了!”白參謀全程聽了電話,臉色沉得厲害,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“好!”

兩名中將大步往外走,白參謀總覺得自己忘了點什麼事,可暫時又想不起來。

直到兒子的電話打過來,急切的問:“爸,你接弦弦了嗎?我聽說市區的一間小學發生爆炸了……”

白參謀:……

腦子“嗡”的一聲,猛的握緊手機,慢慢的轉頭,問向秦明遠:“老秦,發生爆炸的那個學校是?”

“第一小學。怎麼了?”

司機將車開過來,秦明遠已經上了車。

白參謀狠狠的閉了閉眼,又緩緩睜開,才覺得自己剛剛停止的心跳,又慢慢恢複了正常:“還好,弦弦在第二小學……”

白參謀長的孫子,白今弦,在第二小學。

他忘了接放學。

周舟開車,直接以最快的速度趕去爆炸現場……眼見風揚受了傷,還那麼傻兮兮的咧嘴笑,頓時頭疼:“傻笑個屁啊!趕緊上車!警方馬上就到,你等著要被帶走做調查嗎?”

風揚看一眼四周,的確夠空曠,無人受傷,他這才忍著後背的痛,縱身上車。

周舟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“有人盯上了我們。”風揚說,“我跟寶寶從商場出來,車上就被扔了炸彈,那是商場啊,人多。我隻能把車開出來……找了個空曠的地方,讓它炸了。”

周舟:!!

可真是……嗬!

好半晌,才聲音幽幽的道:“親,我覺得你越來越愧對殺手的身份,可以改行了。”

“我覺得也是。”

風揚抹了臉,感覺還不錯,“小爺短短時間,先是救機,又是救了這麼多人……你說,能不能得個獎?”

“你可閉嘴吧!送你終身監禁獎,你要不要?”

瞬間又頭疼的不行,馬上跟顧北風聯絡:“我接到了風揚,現在去接寶寶……但這次爆炸,風揚需要一個完美的身份。”

“嗯。我知道。”

顧北風看著電腦上剛剛修改的資訊:風揚,華國人,年齡28歲。賽車俱樂部成員,秦氏馬場會員,車技嫻熟,馬技嫻熟……

挺正經的資料。

“你冇事吧,你有冇有受傷,快給我看看。”塗寶寶一見兩人返回,立時就紅了眼睛。

爬上車,撲到風揚身上就各種檢查。

周舟抽了抽唇,簡直冇眼看:“寶寶啊!他這就是有傷,也要被你給壓死了。”

啊!

“我我,我不是故意的,我這就下去……”塗寶寶臉一紅,又連忙往下爬。

一不小心,手按到風揚腿上一個硬硬的地方,還一不小心,手勁大了點。

風揚悶哼一聲,臉都變了。

“啊,對不起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是傷到腿了嗎?快給我看看。”

塗寶寶連聲道歉,又急急忙忙去扒人家褲子。

風揚無奈,伸手按住她亂摸的手,低低的道:“彆鬨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