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但,且不管是不是趁火打劫。

哭唧唧的風揚大佬,還是冇辦法的許下了十根金條的債。

唔!

實力不允許他反抗,反抗就要捱打。

“簡直土匪,強盜啊……我這錢是大風颳來的,但大風颳走的這麼快,還是要氣死。”風揚不想打遊戲了,抱著抱枕哭唧唧。

塗寶寶溫柔道:“彆哭彆哭,我們來玩人力風車啊,可好玩了。”

“怎麼玩?”風揚問。

塗寶寶嘿嘿:“玩了就知道,保證刺激!”

半個小時後,風揚被四肢大開的綁在一個巨大的風車上,塗寶寶興奮的轉著風車,玩瘋了:“啊啊啊,太好玩了太好玩了……姐,你也來玩啊!”

顧北風:!!

咳,玩……玩師兄嗎?

嘖!

莫名就很激動!

十分鐘後,風揚已經頭暈目眩不想活了,嗓子都喊啞了。

兩個祖宗玩得可高興了。

除了她們,邊上站著一圈拿著手機拍照發朋友的混蛋們。

於是,還在外麵出任務的江野,就看到朋友圈裡一個接一個的推送……全部都是一模一樣的!

頓時,無語!

“秦中將,白參謀,我接個電話。”江野鎮靜的說,把操場裡的爆炸現場推給兩名中將大人,他拿著手機到一邊,給顧北風撥過去。

撥了兩次都冇接通,第三次的時候,周岩終於聽到了,連忙說道:“顧小姐,電話,電話。”

顧北風眨了眨眼,拿起手機,已經有三個未接來電了。

全部都是小哥哥來電。

頓時開心了。

走到一邊,重撥回去,眉眼軟軟的:“哥哥,你找我呀……”

江野:……

行了,光聽這軟軟的小聲調,隔著電話都能給他整心軟了。

伸手捏了捏眉心,無語的道:“你們在玩?”

“啊,哥哥怎麼知道的?”顧北風回頭看看身後的人力大風車,突然有點點心虛。

連忙踢了塗寶寶一腳,讓她趕緊先停。

停下來的瞬間,風揚就“哇哇”開始吐。

嚇得周岩“嗖”的衝上前,把他腦袋衝下,吐地上再說,可千萬不敢吐自己身上。

結果,頭朝下吐的時候,風揚吐了自己一腦門。

場麵很美,不敢看。

樓上三個老傢夥探頭往下看著樂……“噗”的一聲,瞬間年輕了十歲。

“行啊,這些小傢夥們,還挺會玩。”江老頭眯眯笑,古老頭嗬嗬,“那是我小徒弟會玩。”

“那還是我孫媳婦呢!”

“我小徒弟!”

“我孫媳婦……”

兩人頓時又吵了起來,翠花奶奶煩了:“行了!玩個人高興個屁啊!再讓我聽見你們兩個吵吵,我一人給你們一針!”

安樂死!

氣沖沖下樓……找她家小風去了。

顧北風還在開心的接著電話:“哥哥,你什麼時候回來呀,明姐姐也醒了,張媽做的飯也可好吃了……咱家這麼多人,就是桌子不太夠。要不然,你回來的時候,再買幾個桌子吧?”

小姑娘掰著指頭數……越數人越多。

嘖!

這多虧莊園夠大,要不然還真放不下,

徐寶寶眼睛放光:“姐,我也是家人了,真棒。”

周岩偷偷看了這塗小姐一眼……覺得,這孩子腦子是不是有點傻?

人家就這麼客氣一句,你就當真了?

“好,寶要乖乖的,哥哥一會兒就回去了。”江野溫柔哄著,向來淡冷冷戾的臉上,滿滿都是柔情。

外麵有車開過來,“嘎吱”停下,車裡下來一名女醫生,抬頭一看江野,驚喜道:“江野,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