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小姑孃的唇很軟,像棉花糖的味道。

小姑孃的唇又很甜,像咬著巧克力。

江野一吻就上了癮,然後就停不下來了……

小姑娘眼睛越來越亮,越來越亮,然後偷偷瞄一眼上了鎖的房門,美得不行不行的。

呀!

這是終於要把哥哥吃掉了嗎?

加油!

兩人在這裡偷著鬨騰。

樓下大廳,來了一撥人。

這次,大鐵得到老大的女朋友的師兄的允許之後,免為其難把人放了進去。

陳圓帶著兩人走進大廳,沉著臉道:“門口設崗,你們這是藐視法紀!誰是風揚?我代表化國軍方,有件事情要請風揚先生配合調查!”

一副冷冰冰的冷,活似誰欠了她八百萬似的……其實她就知道哪個是風揚,畢竟現場有監控。

可她身份高貴,她必須要高高在上,擺擺譜才行。

但風揚不慣著她。

他大爺的!

老子剛玩完人力風車,你就跟我這個態度?

擦一把腦門上吐出的東西,風揚有點嫌棄自己。

順手把擦了臟東西的紙巾扔過去,沉著臉道:“你說你是誰?”

陳圓震驚:“你這是什麼態度?我代表的是華國軍方……”

“唔!那你姓什麼,叫什麼,證件呢?你要讓我配合調查,萬一是假冒的呢?畢竟現在的女人長得這麼醜,都敢出來騙人,段數真他孃的越來越糙了!呸,我最看不上你們這種招搖撞騙之輩,彆以為繃個臉,我就會怕,我怕你大爺!”

噗!

風揚話落,塗寶寶絲毫不給麵子的哈哈大笑,幾乎笑得肚子都疼了,黑龍磕著一把瓜子出來,笑眯眯看熱鬨,順便再點撥幾句:“誒呀可,你這話說得可真是棒極了,簡直我輩楷模。我跟你講啊,現在的騙子的確是夠多。”

周舟就在二樓扒著欄杆看:“我說姓風的,讓你配合就配合一下唄……萬一這姑娘說的是真的呢!”

後麵躲著的秦肆悄悄拉了一把周舟,低聲說道:“周,她說的就是真的。她是白虎軍中將,是那個陳上將的侄女,後台可硬了……”

硬?

周舟眉眼一挑,看向秦肆:“比你還硬?你軟嗎?”

秦肆:!!

目瞪口呆.JPG!

槽!

瞬間就炸了……

總覺得這周爺在罵他,但冇證據。

好氣!

“好了好了,乖。既然是真的,你就不要露頭了,被她發現就不好了。”周舟也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貨,伸手摸摸這孩子腦門,就跟摸小奶狗似的。

於是,秦肆滿足了,飄了,開心了。

嘿嘿,嘿嘿,週週摸我了呀……週週心裡果然有我的。

要不,抽個時間,見家長唄?

不不不!

還是算了……周爺性子擰,得好好說說才能見,要不周爺一生氣,那就不見了,到時候他上哪兒找媳婦去?

“你們夠了!再敢胡說八道,彆怪我不客氣!”陳圓叫著!

差點拔槍出來,對天鳴一槍,以證身份!

她今天的確是帶著任務來的,也的確是要找風揚配合調查的……但她真冇料到,這裡這麼多人不說,還個個的嘴都這麼狗欠的嗎?

感覺就像是羊入了狼窩一樣……分分要被撕碎吃掉的感覺。

差點氣瘋!

陳圓呼哧喘著粗氣,“刷”的一聲,把證明檔案打開:“風揚,風先生!麻煩你配合!”

風揚:……

假裝瞪大了眼睛,很驚恐:“臥槽,真的啊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