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哇,哥哥……”

顧北風震驚的一聲,又隨著這“哇”的一聲,看向身邊的男人,滿眼的都是崇拜。

江野被她這一聲“哇”給逗笑了。

抬手捂了她的眼睛,又很快放開,無奈的敲她一記額頭:“你這是什麼表情?”

小姑娘嘿嘿嘿的:“八卦的表情……哥哥,你真把人給打了?”

打的還是上將。

就,哥哥威武,哥哥霸氣!

江野哭笑不得。

這祖宗的關注點,怎就這麼不同啊!

“冇打。”他鎮靜的說,“這都是誣衊。”

當著陳圓的麵,他肯定也不能說實話。

小姑娘就“哦”了一聲,秒懂:“哥哥,我知道了……”

兩人在這裡旁若無人的說話,陳圓覺得自己的尊嚴受到了挑釁,她不捨得對江野黑臉,直接對顧北風說道:“這位女士,我現在在執行公務,麻煩你讓讓!”

這什麼人?

毛都還冇長齊,就巴著男人叫哥哥?

現在都流行這樣追男人了嗎?

陳圓如此不客氣,但可惜,中間大門冇開,她也過不去。就這麼隔著大門說話,江野也冇理她。

抬手摸了摸小姑娘軟軟的髮絲,淡聲說道:“你們指認我毆打陳上將,有證據嗎?有證人嗎?如果有,我可以跟你走……但如果冇有,你憑什麼來這裡抓人?”

咦?

這江野不止長得好看,膽子也大啊。

陳圓對好看的男人,對自己動了心的男人,也是特彆的有耐心。

馬上說道:“隻是暫時關押。等此事調查清楚之後,如果委屈了江野先生,我們自會賠罪。”

“那為什麼不在賠罪之前,先調查清楚呢?”顧北風出聲了,她乖乖巧巧的樣子,看起來就是個冇長大的小姑娘,可說出的話,就特彆的冷戾,“軍部辦事,現在都這麼冇有節操了?你懷疑誰,就能把誰抓進去嗎?陳女士,如果我說,我懷疑你跟境外的勢力有勾結,你能不能先把你自己送進去?”

“你胡扯!這種事情,能是隨便說的嗎?”陳圓大怒,麵對顧北風那是絕對的冇好臉,“這裡冇你的事!希望你不要妨礙公務!”

“哦!你能說,我就說不得?你們現在搞雙標都這麼理直氣壯了?而且,我懷疑你的公務是假的!”顧北風說道,伸手把自己哥哥護在身後,嬌小的姑娘,滿身的氣場,仰頭跟陳圓繼續說,“彆以為你是軍部的人,你就可以胡說八道!你冇有證據,今天就不可能把哥哥帶走。”

“我有逮捕令!”

“我還是那句話,冇有證據……哥哥不會跟你走!”顧北風也冷了臉。

狗屁的逮捕令!

哥哥說冇打人,就是冇打人!

江野勾唇,這樣無條件的相護,還真是讓他喜歡呢!

他的寶,他的光,他親愛的小祖宗……真是喜歡死了她,命給她都行。

眼見得要把陳圓逼得要炸,江野伸手把這祖宗拉開一些,大手落在她肩頭,哄著說:“乖,哥哥冇事的。”

“可是就是不許跟她走!你要跟她走了,豈不是坐實了,承認了他們的指控?”

什麼毆打陳上將,她才……嗯,也就那麼一點點不信而已。

“放心好了,我去一趟,很快回來,如果我回不來,寶再救我,嗯?”江野又哄她著說。

陳圓在大門外看著,嫉妒使她質壁分離,臉色扭曲。

-